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壹号小说 >> 皇家娱乐指南 >> 第135章 天生我材 三十五、空空儿传人

第135章 天生我材 三十五、空空儿传人

午后的天空阴霾低沉,鬼牙山一片死寂,崎岖狭窄的山道上,横七竖八躺着二十多具尸体,雨还在不停地下,到处是坑坑洼洼的血水。

老杨说:“周公子,我们是不是转回去,道路崩蹋肯定是骗人的。”

周宣看着满地的尸首也窝火,他只是想到洪州轻松轻松,没想到惹上魏觉这地头蛇,妈了巴羔子的愿赌服输的规矩都不知道,就赢你小家妓怎么了,有本事再来?

周宣让三痴把这些尸体都踢到路边树丛里,这山路虽然偏僻,肯定也有人经过的,不要立即声张起来,惊动当地官府就麻烦了,问这问那的肯定一时脱不了身。

刚遮掩好尸体,山道那头走来一个挑着担子的小货郎,周宣向他问路,小货郎说:“出了这条山路往东再行十里就到石嘴头了。”

来福这回学乖了,提醒说:“姑爷,这会不会又是骗我们的?”

周宣道:“没这么复杂,我不信魏觉还使得出连环计,他算定我们会成为这些假山贼的刀下鬼的。”

将仅剩的那名假山贼绑在车辕上,一行人继续前进,出了山道,果然是一马平川,往东行了十里到了石嘴头。

看看天色还早,周宣说:“再赶一程吧,争取后天就回到江州。”

这日直至天黑,赶到燕坊村歇脚,一夜无事,次日起早再赶路,虽然细雨绵绵,且喜一路无事,当晚来到马回岭,马回岭距江州有七十里,明日午后就能赶回去了。

找了一家客栈,要了五间上等房,老杨和来福共一间,还有那个假山贼,自然没床给他睡,三痴点了他的穴,让他歪在墙角上。

周宣在羊小颦房间腻到半夜才回自己房间睡,这女子虽然少言寡语,但眉眼就会说话,逗半天逗一句话出来也很好玩,周宣说他还收了个歌妓当学生,名叫蕊初,蕊初筝弹得极好,歌喉也妙,酷爱填词。

羊小颦听周宣夸蕊初筝弹得好,好看的眉毛动了动,似乎不服气。

从羊小颦房里出来,听到三痴房间传出棋子敲枰的声音,推门一看,三痴、四痴还在埋头研究前天周宣免费赠送的那道玲珑题呢,真是刻苦啊。

“两位早点歇息吧,要不我把正解一并免费赠送?”周宣笑嘻嘻走进去。

四痴赶紧说:“别,别,告诉正解就没意思了,就是要自己想出来的才好。”

周宣笑笑,正要出门回房睡大觉,忽然听到瓦屋顶上“沙”的一声轻响,和雨声不同,象是有狸猫蹿过。

一阵风掠过,原本对坐着弈棋的三痴、四痴已经不见了,只剩一盏孤灯、半局残子。

屋顶上传来兵刃交击一声响,有人极度惊诧道:“是你!”

这不是三痴、也不是四痴的声音。

周宣奔出门外,就见夜空中一道黑影划然掠过,随后又是一道黑影追去,随后便悄无声息。

周宣心中惕然:“魏觉派高手来了!”赶紧去羊小颦房间叩门问:“小颦,没事吧?”听到里面“嗯”了一声。

“夺”一声轻响,四痴从空中落下,手里的短剑插回腰间鳄皮鞘。

“老四,怎么回事?你师兄呢?”

四痴说:“追那个人去了,那人认出了我师兄,所以非杀他灭口不可,我留下保护你。”

认得三痴的人肯定不是一般人哪,周宣问:“那人是谁,很厉害?”

四痴说:“我不认得,但看身法应该是空空儿一脉的。”

周宣愕然,他熟读《唐传奇》、《大唐游侠传》,自然知道大唐第一刺客空空儿,空空儿还有一个师弟精精儿,死在聂隐娘手上,这都是传奇野史里的人物,没想到还真有其人!

“那你们五痴游侠是哪一脉?聂隐娘?红线?昆仑奴?”

“哎耶,你知道得还不少!少啰嗦,赶快回房睡你的觉去,去和你的小家妓一块睡也行。”

周宣老脸红了红,说:“老四,我们还没下过棋呢,我和你下一局,一边等你师兄回来。”

四痴高兴了,上次在庐山石门涧,师兄与周宣那一局,他自始至终观战,旁观者清,他觉得那局棋师兄输得很可惜,根本不必杀周宣的大龙,稳稳就能赢,可那样的棋偏偏就被周宣一步步翻盘,他很不服气,一直想找机会与周宣较量。

两个人到三痴房里盘腿对坐在床上,猜先,四痴执白先行。

秋夜敲棋,风声雨声带着肃杀之气。

棋盘上疏疏落落布下三十余子后,周宣布局领先了,这个四痴局部棋感很好,手筋娴熟,但在大局上差一些,不如三痴均衡,且看他中盘杀力如何?

四痴格外好斗,在棋盘上四处挑起恶战,黑白几条大龙纠缠着向中腹出头,局面非常复杂,黑白双方都要投入大量时间思考。

忽听远处更铎声声,四更了。

周宣将手里的一枚棋子放回棋奁,皱眉问:“老四,你师兄怎么还没回来,去了好久了?”

四痴头也不抬地说:“没事的,那人不是我师兄对手,不然的话也不会一个照面就逃。”

周宣说:“那是因为有你在,两个打一个,他自然要跑。”

四痴说:“跟你说不明白,比如下棋,我师兄棋力在我之上,他与你下,我在旁边又帮得上什么忙!”

周宣瞪眼道:“下棋是下棋,一对一的游戏,剑术搏命就不一样了,两打一就是比一打一强。”

四痴翻了个白眼说:“好好下你的棋,别在武艺上和我争论,你没那资格。”

这话噎得周宣难受,却也没辙,总不能提出和四痴比剑吧,三百六十行,不可能样样占第一,只有心里发狠,要在棋盘上痛下杀手,大胜四痴出气。

房间突然一暗,油灯暗而复明,清凉的水气弥漫开来,浑身湿透的三痴站在两位对局者跟前。

四痴跳下床,喜道:“三哥回来了,周宣还担心你呢,小看人啊!”

周宣见三痴虽然成了落汤鸡,但脸色如常,赶紧道:“老四,叫店家备热水让剑奴沐浴。”

四痴去唤店家烧热水,周宣问:“剑奴,怎么样,敌人很厉害?”

三痴淡淡地道:“差点让他遁走,追出四十里才得手。”

周宣暗暗咋舌,他与四痴下棋大约半个多时辰,三痴竟然已经来回八十里并且杀掉强劲对手了!问:“是空空儿一脉的人?”

三痴惊奇地扬眉看了周宣一眼,随即收回目光,以一个奴仆的谦恭态度说:“主人睿智,刺客正是空空儿传人。”

四痴进来了,接口说:“原来真是‘鹘门’的人,魏觉是下了狠心要杀周宣啊。”

周宣暗叹自己对这个时代还是缺乏了解,并非只是表面上吃喝玩乐、声色犬马那么简单啊,问:“鹘门是一个门派吗?”

四痴看了看三痴,三痴微一点头,四痴便说:“大唐安史之乱后,各地的节度使拥兵自重,藩镇之间暗杀之风盛行,鹘门就是那时应运而生的,其后传承数百年了,一直以刺杀为业,所以说镇南都护府与‘鹘门’有联系也不稀奇。”

周宣问:“那岂不是和你们五痴游侠是同行?”

四痴瞪眼道:“鹘门岂能和我们比!这些说多了对你无益,你要知道,魏觉是没有那么大的面子请‘鹘门’的人来杀你的,应该是他老爹魏博出面了,鬼牙山的尸首被他们发现了,所以改派来去如风的鹘门杀手来。”

周宣咒骂了一句,忽然想到“红颜祸水”四个字,羊小颦艳色无双,虽然没有烟视媚行之态,但那种纯美的感觉给人的震撼极强烈,他的种种麻烦就是是从滕王阁赢到她以后开始的,先是疤面虎当街劫人,然后是“赛郭解”宋武杀机四伏的鸿门宴,鬼牙山假山贼要置他于死地,更请来唐传奇里空空儿那样的高手来杀他——

“红颜祸水!”周宣不禁笑了笑,心道:“这种老掉牙的理论我也能信?所谓红颜祸水就是男人把自己的过错推到女人身上,自己装无辜!羊小颦我要定了,我倒要看看她能把我祸成什么样!”

***************

此夜,距离马回岭三十里的聂桥村,魏觉正和镇南都护府的行军司马正在一间客栈里饮酒,几碟小菜,一坛“豫章太白酒”。

魏觉有点心神不宁,王司马说:“公子爷,鹘门的人出手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估计不出一个时辰,周宣的脑袋还有小颦姑娘就会被带回来了,来,公子爷,喝酒。”

魏觉皱眉说:“实在没想到周宣的那个家丁如此厉害,怪我疏忽,上次在滕王阁就见识了那个家丁的武艺,不该派那些府兵扮山贼去劫杀他们的,应该直接让鹘门的人出手。”

王司马更冷血,不以为意地说:“公子爷,若不是死了那些府兵,都护大人也不会同意请鹘门的人出手,所以要杀周宣,必要的代价还是要付的。”

魏觉点点头,两个人继续慢慢小酌,喝到四更天,魏觉沉不住气了,放下酒杯说:“怎么还没消息!”

王司马也有点着急,按理说那鹘门刺客应该回来了,安慰说:“公子爷别急,应该是带着小颦姑娘所以回来时行动稍缓一些吧。”

魏觉想想有理,又坐回去抿着醇香的“豫章太白酒”,等待美人回归。

这一等就又是一个时辰,眼见东方天际发白,天都快亮了,魏觉焦躁起来,吼道:“还等什么等,赶快派人赶去查看究竟,会不会鹘的人也被周宣杀了!”

王司马也没有先前那么笃定了,命手下押衙官带上一百名平民装扮的府兵沿路搜寻,一直搜到马回岭,找到了周宣一行昨夜住宿的客栈,问知周宣他们已经于三个时辰前出发去江州了,小店也未闻争执打斗之声。

押衙官回去报知魏公子、王司马,两个人相顾失色,呆立半晌。

魏觉失神落魄地说:“怎么回事,鹘门的人哪去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王司马说:“难道是鹘门中人不屑于对周宣下手,独自走了?”

魏觉想起那天宋武也是没说两句就放周宣走了,叫道:“回洪州去,问宋武,周宣到底是什么人,竟会让堂堂‘赛郭解’害怕得不敢动手?”

************************

九月十四日午后未、申之交,周宣一行从江州东门入城,直奔朱雀坊周宅,这时天也放晴了,众人在门前下马,周宣抢在来福之前进门,大声道:“我回来了!”

晓笛正在前院和家丁田大壮玩耍,听到周宣的声音,飞一般跑过来,叫着:“姐夫,姐夫——”,红头绳扎着的冲天鬏剧烈摇晃。

周宣一把将他抱起,在空中抡了两个圈,笑道:“晓笛,想姐夫了没有?”

“想了,姐姐也好想姐夫,纫针姐姐也想。”

“怎么想的?”

“两个姐姐夜里在书房里下棋玩,说的都是姐夫的事——姐夫不在家,大家都觉得闷闷不乐,挺没劲的。”

周宣心下感动,这里现在是他的家啊,有牵挂他的人。

周宣说:“晓笛,姐夫在洪州给你买了好多礼物,全是玩具,你叫来福搬出来给你看。”

晓笛大喜,赶紧拉着来福的手去看玩具了。

周宣让羊小颦在侧厅先坐着,他进内院去见岳母大人和两位小娇妻,秦雀去医署还没回来,秦夫人见贤婿回来,很高兴,絮絮叨叨说个没完。

周宣急着去见纫针,道:“岳母大人,小婿在洪州给您老人家严寒了礼物来,我这就让仆妇给您取来。”起身一溜烟到第四进,在院子里就听到纫针在和人说话:

“这种样式多缝制几套,滚边、加花饰,尺码分大、中、小——”

丫环小梅看到周宣,惊喜道:“公子回来了,公子回来了!”忽喇一声,从各房里钻出好几个丫环,小茴香跑过来欣喜地说:“姑爷真的回来了,雀儿小姐算得真准,说姑爷不是今天就是明天回来。”

“夫君——”

纫针手扶门框,咬着下唇,快乐得要哭的样子。

周宣走过去正要搂着她的腰进房去亲热,却看到房里有个老妇,谦卑地对他施礼:“周老爷。”

纫针终于绽开笑脸,说:“夫君,这是我们成衣铺的蔡妈妈,针线手艺极精,我正向她说衣裙的事——好了,蔡妈妈,你先到前院去歇着吧,吃了晚饭再回去不迟。”

等蔡妈妈一走,周宣反手就把门掩上,小茴香、小梅、小菊一伙丫头都在门外呢,小茴香噘了噘嘴,暗暗代雀儿小姐吃醋。

周宣一把将纫针搂在胸前,吻着她的额头问:“针儿这些天辛苦了,成衣铺的事很烦琐吧。”

被心爱的男子搂在怀里,纫针快乐得要窒息,带着喘音说:“不累,针儿喜欢做那些事,一点都不觉得辛苦,就是——就是很想夫君。”说着,主动踮起脚尖,送上香吻。

这一个深吻,亲得两个人都浑身燥热,欲望在体内奔突,纫针简直就想不顾一切,把身子现在就给夫君。

还是周七叉公子能忍,捧着纫针丰腴的脸颊说:“针儿,今天是九月十四了,等下月十九,我陪你去幕阜村祭奠了父亲,我们就结婚,好不好?”

纫针快乐得要哭,“嗯嗯嗯”地把脸贴在周宣宽阔厚实的胸膛上,象要挤进周宣的身体里似的。

周宣说:“针儿,我和你说一件事,我这次去洪州和人斗诗,赢了一个小家妓回来。”

纫针的“吃吃”的笑:“夫君真厉害,连人也能赢回来。”

周宣道:“我去叫她来拜见你,她名叫羊小颦,性子孤僻,不大说话,针儿不要恼她。”

纫针沉浸在夫君归来的快乐里,撒娇说:“针儿恼过谁呀,夫君这么说是不是怪针儿脾气还不够好?”

周宣笑道:“我的针儿是最温柔的小娇妻。”

纫针很自然地就问:“那雀儿妹妹呢?”

周宣说:“雀儿也温柔,两个小娇妻都是最温柔的,我周宣就有这福气,不行吗?”

纫针“格格”的笑,夫君真好,夫君一回来就觉得心花怒放。(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皇家娱乐指南请大家收藏:(www.xsh1.com)皇家娱乐指南壹号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皇家娱乐指南最新章节 - 皇家娱乐指南全文阅读 - 皇家娱乐指南txt下载 - 贼道三痴的全部小说 - 皇家娱乐指南 壹号小说

猜你喜欢: 云的抗日寒门状元大唐贞观第一纨绔天下枭雄秦吏原始崛起三国军神三国之狼行天下带着军团异界游逍遥小书生天唐枭臣贞观大闲人逆明1644极品大太监三国之刺客帝国皇族最终的梦公子风流三国之潜龙出渊北宋大丈夫撼唐三国之无赖兵王抗战之超级兵锋雄秦崛起春秋我为王
完本推荐: 苏联英雄全文阅读特工重生:军少溺宠妻全文阅读邪神狂女:天才弃妃全文阅读闺宁全文阅读网游之逆天戒指全文阅读古村诡事全文阅读报告爹地:萌宝助攻已上线全文阅读绯闻萌妻:腹黑老公,头条见全文阅读贴身司机全文阅读网游之倒行逆施全文阅读锦绣归全文阅读天才传说全文阅读我和我的霸总Alpha全文阅读地球游戏场全文阅读妙手小村医全文阅读邪王强宠:废材毒医大小姐全文阅读阎王邪妻:逆天小皇妃全文阅读绝对权力:仕途成长记全文阅读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全文阅读校园狂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你真是个天才驸马要上天大佬退休之后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美女图心动旅程哈利波特之诸天祭坛绝色神帝专宠之废柴小姐太逆天剑骨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神魔因果无限之直面恐惧美女总裁的极品高手系统天敌农门娇俏小厨娘游戏之狩魔猎人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星临诸天九域剑帝圣墟赵四儿的穿越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篮坛紫锋隐婚契约:夜帝的专属小甜心无敌剑小仙抗战游击队九幽天帝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快穿守则:黑化男神,狠狠撩从电台主持走进娱乐圈

皇家娱乐指南最新章节手机版 - 皇家娱乐指南全文阅读手机版 - 皇家娱乐指南txt下载手机版 - 贼道三痴的全部小说 - 皇家娱乐指南 壹号小说移动版 - 壹号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