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壹号小说 >> 皇家娱乐指南 >> 第308章 荒唐南汉 二十八、寓意深刻的铁棍

第308章 荒唐南汉 二十八、寓意深刻的铁棍

四痴追随周宣已近一年,平时蹴鞠、围棋,一派斯文,又生得瘦瘦小小,好似人畜无害的样子,很容易让人忽视他的锋芒,此时发飚,宛若脱柙的猛虎、破笼的鹰隼,人若飘风,刀如闪电,杀手英姿尽现。

四痴的目标是龚澄枢,此人既是南汉内太师,又是深藏不露的高手,若能一举击杀,自可威慑宝船上的南汉人,现在不必考虑什么汉、唐两国的交情了,海神风逼近,不夺取宝船的主导权那很可能全船人死光光。

四痴的刀只有四寸长,快、狠、准、巧,讲究一刀毙命,少有失手,但偏偏这次就失手了——

这个五十出头的老太监龚澄枢实在是有惊人艺业,嘴一张,两颗铜丸朝四痴激射而至,目的是要阻四痴一阻,他好有时间从容退避或反击。

这种口吐铜丸的招数四痴早已从蔺宁那里熟知,早就防备着,见两颗铜丸一前一后电射而来,竟不闪避,只把手中的刀稍微侧了一侧,“嗤嗤”两声,两颗铜丸掠过刀锋,裂成四半——

四痴叱咤一声,手中小刀白芒骤盛,朝龚澄枢脑门劈去,这一刀就是要这龚澄枢的命,四痴恨极了这个死太监,竟说他是女人,还要他当众脱衣验看,是可忍孰不可忍?

龚澄枢被周宣骂为老恶妇,直气得声嘶体颤,吐出的铜丸也力道大减,竟未阻住四痴分毫,眼见那雪亮一刀已近及脑门,大骇,手掌一翻,一根尺五铁棍往上格挡,同时脑袋急侧,那锋利短刀就贴着他左边太阳穴切下,左耳朵被割了,那微微一凉的感觉好似六根清净的体验,若非他手中铁棒格挡得快,左边肩膀也要被切下——

四痴缩臂再刺,要结果这死太监,猛听得脑后风生,又是一根铁棍横砸过来,却是雪猪太子身边的另一位老太监,敢情太监都喜欢用铁棍作武器,一尺五长、儿臂粗细,寓意深远啊!

四痴一伏身,铁棍擦着他脑壳扫过,同时手中刀往后一撩,却撩了个空,那老太监已经退开了。

龚澄枢并没有和老太监一齐夹攻四痴,他急退八尺,那只被割下的左耳朵托在他左掌心里,血流了一手,左耳茬血流了一脖子,这作威作福惯了的内太师惊呆了,这是他的耳朵啊,竟被人割了,这是他割势之后第二次被人割!

周宣可没闲着,亲自出马,一跃上了长桌,手里握着清源名刀——漏影刀,趁雪猪太子身边的两大高手太监与四痴缠斗、南汉持斧甲士尚未冲上来之际,直扑雪猪太子,要是雪猪太子也是高手,那他就认栽。

雪猪还真象个高手,眼见周宣持刀扑来,他却稳如泰山坐着不动,似乎是艺高胆大的架势,只是睁大了一双小眼睛,满脸震惊,他不是不想躲,他胖啊,要想站起来要先运口气才行。

周宣很顺当地用左臂勒住雪猪太子的脖子,漏影刀对准其眉心,喝道:“刘掌柜,你是店大欺客吗,哪有这样开赌场的?”

四痴见周宣已得手,倏地退回周宣身边,提刀盯着龚澄枢与另一个老太监,舱室内只有这两个是顶尖高手,那个黑袍大鼻子也是个劲敌,所幸被雪猪太子骂跑了。

蔺戟与两名奉化亲兵此时也各持兵刃护在周宣身边,而南汉的持斧甲士以长桌为中心,里外围了三层,还有大批惊慌失措的内侍、随从,见太子殿下被周宣挟持,一时都惊住了,满殿无声,只闻海风呼啸、大雨倾盆。

雪猪太子刚把脖子一伸,脑壳上就挨了周宣一巴掌,漏影刀闪烁了一下,喝道:“别动,刀捅进去真会死人的,在天兵天将到来之前你还是给我老实点。”

这一巴掌把雪猪太子打懵了,说不出话来,绿纱帽都掉到了地下。

这绿纱帽可掉不得,周宣示意亲兵拾起,他亲自把这绿帽子给雪猪太子戴上,放缓语气说:“刘大掌柜,我好好来你这赌场玩耍,你怎能让手下欺负我等?”

雪猪太子见周宣亲手给他戴上绿帽子,这是种友好的表示啊,心里稍安,说道:“周婚——周大客官,误会误会,本掌柜对你绝无恶意,绝无恶意。”

周宣点头道:“刘掌柜还算知世故,但你这两个手下——”朝十步外的那两个老太监一指:“这两位完全不顾赌场规矩,竟要擒杀我等,所以我就不客气了,少不了要在刘掌柜脸上削几刀玩玩。”说着,用刀刃在雪猪太子的胖脸上一刮,只是雪猪太子脸上无须,不然就落毛纷纷了。

雪猪太子并没有因为他是玉皇大帝的子嗣而无畏无惧,吓得浑身肥肉直哆嗦,颤声道:“周客官,真是误会啊——尔等速速退下,不要惊扰周客官。”

数十名持斧甲士正要退下,长桌那端正在包扎伤口的龚澄枢怒叫道:“抓住他们,抓住他们,我要将这五个人斩成肉酱!”

内太师权力大、好酷刑,在南汉可谓是人人畏惧,威煞极重,他这一声厉喝,船殿中甲士立即不敢后退,反而朝周宣五人、还有雪猪太子逼近了半步,矛戟斧钺、寒芒森森,这要是一齐冲上来,四痴就算再厉害,也最多只能顾到他自己。

周宣大喝,嗓门大现在也很有用,喝道:“不知死活的混帐,看看这是谁?”刀刃在雪猪太子脸上平平拍着,又对雪猪太子道:“喂,刘掌柜,到底你是掌柜,还是那两个老女人是掌柜?怎么这些人都不听你的,巴不得借我之手杀你呀?这借刀杀人之计好毒啊!”

雪猪太子又惊又怒,叫道:“赶快给我退下,不然满门抄斩!”

那群甲士悚然后退,可退了三步,又停住了,一齐注目龚澄枢,太子虽然可怕,但内太师更可怕啊。

船上的汉宫太医已经为龚澄枢包扎好伤口,龚澄枢终于恋恋不舍地将左耳丢下,擦了擦手上的血迹,提着粗大的铁棍踏前两步,咬牙切齿道:“姓周的不敢动太子殿下的,太子殿下是玉皇子嗣,谁也杀不不了他,众甲士,听我号令——”

龚澄枢怒火攻心,丧心病狂,正想不顾刘守素死活,要下令将周宣五人乱刀分尸,猛听得雪猪太子嚎叫一声:“哇,痛死我也!”

却原来是周宣用刀在雪猪太子右脸上划了一道小口子,鲜血渗出,淌在白胖的脸颊上,很是刺目。

龚澄枢也惊得闭了嘴。

周宣用一种很恐怖的语调笑着问:“刘掌柜,知道痛吗?要不要再割一刀试试?”

“痛啊!”雪猪太子大叫起来:“不要不要,不要试了,我知道痛的。”

周宣环视众甲士,缓缓道:“刘太子虽是玉皇子嗣,可我也是天上星宿下凡,势均力敌,所以我就能杀得刘太子,你们不要逼我出手,若是刘继兴知道太子是被你们这些甲士逼死的,你们也不用回国了,就地逃命吧,不过家里老小就等着满门抄斩了,惨不忍睹啊!”

刘继兴的残暴谁人不怕,那些甲士个个面露惊惧之色,又向后退了两步。

雪猪太子喊道:“快滚!”

内太师虽然权重,毕竟也是刘继兴赋予的,所以还得听太子殿下的命令,众甲士不敢停留,正要退出船殿,却听周宣喝道:“且慢。”便一齐止步,听周宣示下。

龚澄枢见周宣命令起他们汉国甲士来了,这些甲士还不敢不听,真是气惊炸了肺,怒叫道:“姓周的敢动太子殿下一根寒毛,就将他碎尸万段!”

周宣笑道:“老女人,你吓唬谁呢,没人听你的,你要厉害你自己上来,让我把你右耳也割掉,这样才匀称嘛。”

龚澄枢气得尖声大叫,却是不敢上前,被四痴先前那凛冽一刀吓坏了,这种狐假虎威的高位者是既凶狠又胆小的。

龚澄枢看了身边那老太监一眼,那老太监摇摇头,表示没有把握胜过四痴,而且太子在周宣手里,周宣这人哪象什么大学士,倒象是亡命之徒,所以最好不要硬逼,不然他真会对太子殿下动手的。

大船又摇晃起来,风暴第二波袭来了,数米高的海浪拍打在船舷厚板上,声势惊人,整个大船都在震颤,舱殿上器物乱滚,人也站不稳,有几个甲士摔倒在地滚向周宣,被蔺戟和两名亲兵踢开。

龚澄枢尖叫道:“海神风,海神风,是这几个唐国人引来的海神风,上天是要惩罚唐国人,本与我汉国人无关,但如今这几个唐国人在我们船上,上天就管不那么多了,不把他们丢到海里去,我们就会陪着这五个唐国人一起死!”

有雪猪太子作质,这些南汉甲士就不敢上前,周宣努力站稳,理也不理龚澄枢,自顾问雪猪太子:“刘掌柜,我先前说的那个赌局你敢不敢赌?”

“什么赌局?”雪猪太子吓得什么都忘了。

周宣道:“只要把老恶妇龚澄枢丢进大海,风浪就会停止,若不止,算我输,我也投海,若止了,算我赢,我赢了,自会放了刘掌柜,当然有个小条件,就是刘掌柜把这条船输给我,怎么样?”

雪猪太子还没说话,龚澄枢就抢先愤怒得嘶叫起来:“杀死唐国人!杀死唐国人!”见一众甲士面面相觑,没人向前,狂怒之下,手持寓意深刻的铁棍猛冲过来,朝四痴当头砸下——

龚澄枢既已出手,另一个老太监也从另一面向四痴夹攻,真看不出这两个老太监竟都棍粗力沉,走的是纯刚猛的路子。

四痴的刀短而薄,无法与铁棍硬拼,也不敢离开周宣太远,当即仗着身法灵活与两个鹘门老太监缠斗,以一敌二,谁也奈何不了谁,但四痴是以速战速决见长的,不如三痴刚柔并济,时间一长,四痴要吃亏。

周宣心下焦急,拍着雪猪太子的胖脸道:“刘掌柜,你这两个手下根本不把你的死活放在心上啊,他们是不是想取代你的掌柜位置?既然刘掌柜不肯把那老恶妇投海,那我只好对你不客气了——”漏影刀又在雪猪太子脸上比划。

雪猪太子又急又怒,龚澄枢不想办法救他,却一再激怒周宣,真是太混帐了,叫道:“甲士,甲士,将龚澄枢与陈延寿二人拿下!”

名叫陈延寿的老太监一听太子喝令拿他,大吃一惊,赶紧退在一边,躬身道:“太子殿下,臣对陛下和殿下忠心耿耿——”

刀比划在脸上呢,雪猪太子不耐烦道:“少啰嗦,把龚澄枢拿下,本宫恕你无罪——众甲士,一起上,谁敢落后就治谁的罪!”

龚澄枢与四痴激斗,刀光棍影,眼花缭乱,龚澄枢不愧为鹘门排名前三的上师,身手矫捷,与四痴单独对战亦不落下风,此时听得太子下令拿他,又惊又怒:“除了皇上,谁敢问我的罪?”

龚澄枢生性残忍、积威已久,刘延寿与众甲士无人敢上前。

周宣对那些甲士循循善诱道:“诸位都是汉国俊杰,岂有看不清目下情势的?龚澄枢作恶多端,以至于天怨人怒,天降海神风不是惩罚他又是惩罚谁?太子殿下还是很淳朴的嘛,诸位想想,若是太子死在这里,诸位日后有好日子过吗?而龚澄枢不过一太监,纵然生前再有权势,死后还会有谁理睬,死了就死了,一堆臭肉而已——立功机会难得,谁先杀死龚澄枢,封官赏银——刘掌柜,对不对?”

雪猪太子连声道:“对对对,封一等侯爵、赏黄金万两。”又破口大骂:“混帐东西,你们倒是给我上啊!”

舱殿上的甲士互相看看,一个个紧握兵器,开始向龚澄枢聚拢,就看谁敢砍出第一刀了。

周宣叫道:“老四,回来,不要抢了别人的功劳,这可是一等侯爵、黄金万两哪!”

四痴纵身高跃,然后一个燕子巧翻云,轻轻落到周宣身侧,真是动如脱兔、静若处子。

龚澄枢正要追击四痴,却见一众甲士逼了上来,手里铁棍指着众甲士怒道:“你们想干什么?想尝尝剥皮、敲骨的酷刑吗?”

周宣在雪猪太子的绿帽子上一拍,雪猪太子心领神会,高声道:“抓住龚澄枢,本宫有重赏,冲啊!”

正好这时大船往龚澄枢站立的方向倾侧,离龚澄枢最近的两名甲士收不住脚,不由自主地向龚澄枢冲去。

龚澄枢手起棍落,将两名甲士的脑袋砸开了花。

周宣又拍雪猪太子脑袋,拍出一句话:“快上,抓住龚澄枢!”

那些甲士见龚澄枢心狠手辣,一下子就砸死两名甲士,也都愤怒起来了,不知谁喊了一声:“上!”顿时刀斧齐出,铿锵声不绝于耳。

龚澄枢铁棍急舞,真是所向披靡,不断有甲士的刀斧被他的铁棍砸飞、手臂被砸断、脑袋被砸烂,但这些甲士杀起性了,心知今天不杀死龚澄枢,龚澄枢也不会放过他们,所以个个拼命向前。

一边的陈延寿知道龚澄枢今日难逃一死了,大步上前,大义凛然道:“龚师兄,我来助你。”

龚澄枢防备道:“陈延寿,你也想来杀我?”

陈延寿舞棍格开一名甲士刺向龚澄枢的长矛,正色道:“师兄说的哪里话,你我师出同门,情同手足,又都无儿无女,我又有何牵挂,不帮你帮谁?”

龚澄枢一听,有理,当即道:“好,延寿,你替我防住左路,我们冲出去,找到费清,三人合力定能诛杀这唐人。”说罢,身子一侧,露出左侧肩背空档,意思是这边由陈延寿抵挡,他全力对付右路。

陈延寿很是干脆,出手极快,一声闷响,龚澄枢后脑勺挨了一闷棍,还没来得及骂一声“无耻的背信弃义之徒”,就已瘫倒在地。

——————————

求推荐票。

喜欢皇家娱乐指南请大家收藏:(www.xsh1.com)皇家娱乐指南壹号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皇家娱乐指南最新章节 - 皇家娱乐指南全文阅读 - 皇家娱乐指南txt下载 - 贼道三痴的全部小说 - 皇家娱乐指南 壹号小说

猜你喜欢: 最强特种兵王三国神隐记扛着AK闯大明逍遥小书生将血极品贴身家丁三国之刺客帝国传奇纨绔少爷君臣谋天下超神特种兵王大唐军魂明朝伪君子替天行盗贞观大闲人商业三国三国之小虫成神大魏能臣宋时明月明末黑太子超级军功系统寒门状元与南宋同行军工霸业穿越甲午之特种兵之王皇族
完本推荐: 桃运小村医全文阅读超强手机系统全文阅读贴身神医全文阅读权力巅峰全文阅读绯闻萌妻:腹黑老公,头条见全文阅读残王毒妃全文阅读校花的贴身保镖全文阅读妙手小村医全文阅读盛世隐婚:绝宠小娇妻全文阅读通天武尊全文阅读仙墓中走出的强者全文阅读我的老婆是阴阳天师全文阅读影后的捉鬼日常全文阅读穿越七零好时光全文阅读盛华全文阅读大汉帝国风云录全文阅读冷王盛宠,一品驭兽妃全文阅读重生七十年代:军长,强势宠全文阅读专职美女保镖全文阅读将军夫人走花路(星际)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盖世双谐在不正常的地球开餐厅的日子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浴火重生之鬼医妖后斗武乾坤超神机械师九域剑帝卡牌密室(重生)盛世凰谋:天妃仙武帝尊太古龙象诀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飞越泡沫时代武傲九霄武氏春秋录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末日轮盘没有谁,我惹不起修罗武神修仙归来的神农福晋有喜:爷,求不约旱魃神探有钱微笑着权世界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蛇蝎毒妃计中计三国之龙图天下星临诸天快穿反派不好哄[综]无面女王

皇家娱乐指南最新章节手机版 - 皇家娱乐指南全文阅读手机版 - 皇家娱乐指南txt下载手机版 - 贼道三痴的全部小说 - 皇家娱乐指南 壹号小说移动版 - 壹号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