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壹号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46章

崔菲坐在旁听席上,神色从容地看着被告席上的戚勉。审判长和审判员都到庭了,甄意却没出现。

审判长问:“甄律师呢?她不懂法庭纪律吗?”

杨姿看江江。

江江起身:“审判长,甄律师她出车祸了。如果她能赶来,一定会来。”

审判长道:“法庭有法庭的规则,她好好休息,不用来了。”

崔菲微微弯起唇角,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她不会来了。

“全体起立。”

崔菲微笑起身,等待宣布开庭,到那时,谁都不能进来。

“请等一下!”

甄意的声音?

崔菲惊愕回头。甄意冲进来,手臂上缠着绷带,跑得上气不接下气。

众人议论纷纷。

审判长警告地看她。

崔菲仍不可置信,有人坐来身边,是言格。坐下时,袖口上移,手腕处露出一截绷带,洁白得刺眼。

崔菲大致明白了什么,没料到会把言格牵扯其中,忐忑半晌,试探着问:“你和小意又在一起了?”

言格没看她,手指比到唇边,做了个嘘声的手势,目光始终在甄意身上。

庭审过程起初波澜不起,上次出庭的酒店员工可信度不高,取消证人身份。

二次开庭,甄意申请了一位新证人,小柯医生。这来自于言格的建议。

“小柯医生,可以向大家介绍一下你的身份吗?”

“帝城第一精神研究所,精神与犯罪学研究员。”

“精神与犯罪学研究,是什么意思?”

“研究部分有精神障碍的人与犯罪的关系。”

“精神障碍患者和普通人犯罪有什么不同?”

“精神障碍患者犯罪有特定的规律可循,由于现代社会很多人都有不同程度的精神疾病,所以不太好区分。但有些重度的疾病类型会比较凸出。”

“能举个例子吗?”

“比如反社会型人格障碍。”

“公众都说这次的电梯纵火案里,凶手相当残忍无情,手段令人发指,你从专业的观点,能看出什么?”

“凶手麻木无情,很可能没有共情能力,应该属于反社会人格。这种人存在,对社会的危险极大。”

“嗯。”甄意点头,“十天前,我向法庭提出申请,请你们为我的当事人做鉴定,请问结果是什么?”

“戚勉先生并非反社会人格障碍。”

“所以,你认为,戚勉先生不太可能是凶手?”甄意强调了最后三个字。

“对。”

众人开始思虑,不是戚勉吗?

甄意拿起一份薄膜包裹的纸张:“这是帝城第一精神研究所的精神鉴定书。”审判助理呈上去审判长与审判员。

她的目的很简单,鉴定类的证据很难反驳。她想牵引大家的想法,虽然同时冒着被攻击的危险,她也在所不惜,因为,她更想……

甄意坐下,尹铎开始提问:

“小柯医生,刚才甄律师问你,戚勉先生不太可能是凶手?”他强调了“不太可能”四个字。

“对。”

“不太可能?”特地挑出来。

“对。”

“所以,不能绝对。”

“是。”

尹铎:“如果我问你,你能否肯定戚勉先生不是凶手,你会如何回答?”

“我不能肯定。”小柯医生十分诚实,“只是说,有很大可能不是。”

尹铎继续:“小柯医生认为,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的人做出纵火烧人的举动,这完全在合理范围内?”

“是。”

“如果反推,纵火烧人就一定是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的人所为,这样推理,其实是经不住推敲的。对吗?”这是一个常常被人忽略的习惯性逻辑错误。

小柯思虑片刻,回答:“对,是这样。”

江江和杨姿交换眼神,甄意却很沉着。

“我很欣赏你的诚实。”尹铎微笑,不徐不疾地说,“反社会人格障碍会毫无心理负担地对陌生人做出残忍的举动?”

“是。”

“但戚勉和齐妙之间有仇恨,所以,即使他不具备反社会人格,也会在仇恨的驱使下,做出这种事。”

“对此,我不确定。”

“为什么不确定?”

“仇恨会驱使人杀人,捅,掐,撞击,但火烧的残忍程度非常高,我不认为一个正常人在仇恨下会做这种事。”

这是经过甄意润色之后的话,尹铎听得出来。

“但你也不能百分百确定?”

“是。”

“所以,如果戚勉真的做出了这种事,那他残忍的程度非常骇人。”借力打力,厉害!

甄意:“反对。公诉人用未经证明的结果进行推论,再用这个推论反过来影响结果。”

高压环境下,对逻辑依旧如此敏感,也只有律师的脑子了。

旁听席上鸦雀无声,全被智力的较量吸引入迷。

江江和杨姿也轻轻地颤抖着,为这激烈的气氛。

“反对有效。”

尹铎颔头:“我的问题问完了。”

接下来,戚行远再次出庭作证,尹铎先盘问,他和初审时的表现无异,大义灭亲似的含泪证词太具震撼力和说服力,再度让众人心中的判断倒戈。

戚勉西装笔挺,安静无声,没有上次的情绪激动,始终面无表情。

看守所里近一个月暗无天日的恐惧煎熬,他削瘦得可怕,再不是当初那个敢调戏甄意的公子哥儿,但因为收拾得干净,还有漂亮男人的影子。

到甄意盘问。

上次戚行远的临时出庭叫她措手不及,这次,不会再狼狈不堪。

甄意问:“请陈述你和我当事人的关系?”

“父子。”

“在你看来,父亲这个角色的意思是?”甄意的问题叫戚行远发愣,戚勉的目光也转过来。

“父亲就是生养他的,有血缘关系的。”他解释。

“真官方,我以为你的回答会更有感情。”

“我……”

“你在回答尹检察官的问题时说,你很爱很爱你的儿子,正因如此,才不能看着他犯错。你经历了感情挣扎,一开始想隐瞒,但后来理智战胜情感,在最后一秒出庭作证。没错吧?”

“对。”

“总结就是,你非常关心爱护你的儿子,但只能忍痛揭发。”重点在后半句。

“是。”

“可据我所知,你并不关心他,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也没给予任何爱护。”重点回到前半句。

“我……不。”

“我的当事人告诉我,在他幼时,你对他疏于管教,少有关心,连他生病住院一个月,你也不管不顾,更别说开家长会和谈心。对吗?”

戚行远脸色微变。

尹铎:“反对,无关问题。”

审判长:“辩护人,请直入主题。”

“好。”甄意提高音量,“你和我的当事人父子关系相当恶劣,你作证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恨!”

“不是!”戚行远怒斥,愤怒地捶桌,多的话却说不出来。

“戚先生,我说到你的伤处了?这是法庭,请控制你的情绪。”她笑容款款,反咬一口。

旁听席议论浅浅。

“刚才小柯医生说过,点火的人很可能具有反社会人格障碍,请问戚家有这类人吗?有你刚好要保护的人吗?比如你的妻子,比如‘连自己亲儿子都不爱’的你自己?!”

甄意一点一点剥开,像玩弄老鼠的猫儿。

“你胡说八道!”戚行远面红耳赤,差点儿从证人席上跳起来。

“反对!”

“反对有效。”

甄意不深问了。

没关系,目的已经达到。

她要的只是在公众面前说出这句话:连自己亲生儿子都不爱!

一旦戚勉免除嫌疑,大家必然会开始怀疑戚行远这个亲生父亲为何要做伪证。到时,甄意的这个问题就会成为切入点,把怀疑转到戚行远和崔菲头上。

她继续:“戚先生,你说,你看见戚勉用右手打的火?”

“对。”

“不是左手?”

“不是,他左手受伤,那天还绑着绷带。”

“所以,你看见他用右手点火?”甄意重复。

“对。那时已经来不及,因为是我儿子,所以我没第一时间报警。这是我的错。”戚行远悲叹,“是我害了……”

甄意打断:“你确定?”

“是。”他很确定,“阿勉用右手点燃一团纸,然后把纸扔到电梯里去。”

“能描述戚勉右手的状况吗?”问题很奇怪。

戚行远警惕起来,思索半晌,却想不出所以然,问:“什么状况?”

“描述一下你看到的他的右手。”

“我,我没注意。”

“你没看到?”甄意偷换概念,刺激他。

戚行远果然上当:“看到了。很平常,没什么特别。”

“是吗?但尹检察官找到的衬衣显示,右手一整只袖子上都是油漆和汽油。那时,你没看到他的袖子湿漉漉的贴在手臂上?”

一旁尹铎突然明白过来,是他疏忽了,或者,是他被她打败了。

他找到的证据,却成了甄意击败他的切入点!

“你是说这个。我看到了。”戚行远道,“我记得,他的袖子全湿了,手也是湿的。是他泼的,是他点的火。”

甄意蹙眉,认真:“你确定?能重复一遍?”

“我记得很清楚。”戚行远又重说了一遍证词。

甄意一脸严谨:“戚先生,你知道做伪证的后果吧?”

她这么紧张的样子,戚行远反而更加确定:“我知道,我没说谎,我保证为我的话承担法律责任。”

一番话慷慨激昂,让人信服。但……

静默中,甄意唇角的笑容渐渐放大。

戚行远莫名心慌,而一瞬间,甄意的笑容消失得无影无踪,凛然呵斥:“你撒谎!”

她大步走到证人席前,抓住桌沿,居高临下,气势逼人:

“戚先生,请你回答我,戚勉手上沾满了易燃液体,他点打火机的时候,为什么没烧到他自己的手?!!

他手拿着点燃的纸张扔进电梯,火焰为什么没蔓延到他整只手臂上?!”

“戚行远,你做伪证!!”

戚行远惊愕。

一瞬间的死寂后,法庭里爆发出汹涌的议论声。

甄意抬手指他,疾言厉色地攻击:“戚行远,你冤枉你的儿子,让他去送死!为什么?因为你知道真凶是谁!因为你想保护真凶,不惜牺牲你亲生儿子的生命!虎毒不食子,你禽兽不如!

说!

真凶是谁?能让你用儿子性命来换的凶手是谁?!是不是你……”

“你血口喷人!胡说八道!我没有,我没有!”戚行远暴怒,可他的反驳太过无力,只能单薄而粗暴地咆哮。

“肃静!”

审判长猛敲法槌,让法警把他制服:“戚先生,你有什么可辩解的?”

戚行远瘫软在证人席上,表情呆滞,自知大势已去。

“戚先生,你涉嫌作伪证,隐瞒真相,请于庭审结束后配合警方进一步调查。”

360度大旋转。

法庭上一片喧哗。

短暂休庭,相关人员退庭。

审判长照例把甄意和尹铎叫去,这次,尹铎被一通训斥。

“这是我的疏忽。”尹铎承认错误,“我没注意到这个细节,多亏了甄律师,不然,我这次要冤枉无辜了。”

审判人依然不饶人:“即使没这个细节,以你的能力,你看不出戚行远撒谎?”

尹铎脸红:“对不起,这次是我心急。戚行远他很聪明,一直到最后一刻才肯上庭,我没有时间。”

审判长不看他,扭头:“甄律师,你做的很好。”

“谢谢!”

尹铎沉默半晌,又道:“可是,我们并不知道,如果凶手没点火,戚勉会不会点火。”

“尹检察官的意思是犯罪中止?”甄意扬眉,才不管他是前辈,铿锵道,“我不接受。”

“我的证人小柯医生已证明,即使非第三人点火,戚勉点火的可能性很低。”她说。

“不管怎样,戚勉也为凶手创造了条件。”尹铎说。

“不是。”甄意态度坚决,“他不知道油漆里混了汽油。泼油漆这个行为本身并不像泼汽油一样具有主观危险性,我坚持无罪释放。”

尹铎寸步不让:“但不乏另一种可能:戚勉知情,和人共谋。”

“我们这个是控告戚勉杀人案,尹检察官如果怀疑,就请另外找出凶手,再重新提出公诉,状告我的当事人是共犯!”她争锋相对,语气倔强得半步不退。

良久的沉默后,尹铎扬起头,长长叹了一口气:“小师妹啊,服了你了。”

这个称呼让甄意微愣。

审判长道:“我知道了。合议庭会继续讨论,你们先去等结果。”

“全体起立!”

“案驳回初审死刑判决,戚勉无罪,当庭释放。”

旁听席上人声鼎沸,有人喝彩,有人质疑。

崔菲在听到宣判的那一刻,心掉进深谷。甄意太狠了,不仅帮了戚勉,还故意在庭上把凶手线索引向戚家,竟然说他们反社会!

戚勉的无罪释放意味着,他们家的苦难要开始了。

她拎包起身。现在必须立刻找戚行远和律师,商量该怎么办。

“能占用你十秒钟时间吗?”清凉寡淡的男声在身旁响起。

她看他:“什么事?”

言格手落进裤兜,起身,风淡云清地说:

“你记住,也顺带转告戚行远,如果再打甄意的主意,意图伤害她,或她身边的人,她的爷爷,她的朋友;我会让你们一无所有。”

他神色淡然,嗓音清隽。

“一无所有,意思是,我会让你们失去一切。这里说的‘一切’,包括但不仅限于名誉、地位、财富、性命。”

崔菲愕然,对面的男人依旧平淡,说完了,礼貌而克己地微微颔首,这才背脊修挺地离开。

连威胁人都是淡静的,家教与涵养俱在。

崔菲陡觉寒从脚底生。

喜欢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xsh1.com)亲爱的弗洛伊德壹号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壹号小说

猜你喜欢: 幽冥华裳独代神棍蛇王缠身:老婆,生个蛋丧病大学不要睡我的床伊人在梦中挖坟去目标,活过十八岁水鬼的新娘开棺有喜:冥夫求放过这年头做鬼有点难罪爱安格尔·晨曦篇罪爱安格尔·黎明篇冥王逼嫁:驱魔少女,Go!冥婚霸宠:鬼夫,深夜来罪爱安格尔·暗夜篇破云识谎者不为妖夜半冥婚:鬼夫大人萌萌哒天师正义邪之,善亦恶之鬼帝来袭:独宠小皇妃寻尸人前夫高能豪门奇缘:我的冥婚老公
完本推荐: 辉煌岁月全文阅读超强手机系统全文阅读女明星的贴身保镖全文阅读我的绝美女神老婆全文阅读再嫁,慕少的神秘娇妻全文阅读豪门重生:恶魔千金归来全文阅读重生之跃龙门全文阅读邪尊至宠:鬼后倾天下全文阅读修真四万年全文阅读影后的捉鬼日常全文阅读武魂弑天全文阅读最强纨绔全文阅读万古独尊全文阅读末日之无上王座全文阅读良田锦绣:药香小农女全文阅读我在末世有套房全文阅读蛇王缠身:老婆,生个蛋全文阅读刀破苍穹全文阅读天才传说全文阅读[综]BE拯救世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萌宝:吾家冰山笑了!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军工科技风雨秘事多元宇宙之执剑求逍遥三国之龙图天下驸马要上天一妃虽晚不须嗟宠物天王撒娇福晋最好命神魔之玥上为尊老祖宗在天有灵全知全能者神医弃女龙珠:地球觉醒时代我的绝色美女房客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未来天王坐忘长生诸天最强女主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大符篆师万古邪帝逆天神医妃权门妃穿成娘道文的女主你真是个天才天神诀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通天系统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壹号小说移动版 - 壹号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