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壹号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 第93章

甄意双手紧握成拳,狠狠咬着牙槽,可牙缝里还是溢出了一丝痛苦的呜声。

就在片刻前,杨姿手中的匕首切进她的背上,深深地划过。汩汩的鲜血顺着银光闪闪的刀刃流进她的手心里。

甄意痛得眼前发晕,冷汗直冒,鬓角的碎发全被疼痛的汗水沾湿。

杨姿贴在她耳边:“甄意,我问你,除了你之外,有人见过你姐姐吗?你爷爷,你表姐,见过她吗?”

甄意呼吸沉重,却异常地执拗,不肯屈服:“我小时候被送到孤儿院去,姐姐被送去美国了,所以大家不会提起她!”

杨姿眼中闪过冷光,手稍一用力,甄意猛地撞向墙壁,只觉刀刃仿佛戳进她的脊骨,痛得她脑干都拧成一团,差点儿活活昏死进去。

“我来帮你好好想想。你什么时候见过你姐姐,高中时候的火灾她救了你?她从哪里冒出来救的你?救你之后,她又去了哪里?”

她咬着牙吸气:“她刚好回国看我,然后她又回去了。”

“甄意,我告诉你,根本就没有人救你,是你自己跑出去的。你不信,我再问你,艾小樱死的时候,戚勉骗你的时候,还有前些天你杀死淮如的时候……”

“我没杀她……啊!”甄意惨叫,趴在墙壁上痛苦地挣扎。

“就是你杀的!这些时候你的记忆都去哪里了?甄意,你和宋依一模一样。因为那部分记忆属于甄心,所以你根本不知道。”

甄意猛地怔住,原本因为剧痛而猛烈颤抖的身体也瞬间止了动静。她缓慢地回头去看她。

头顶的白色灯光自上而下打在她脸上,把她的脸照成几乎透明,她的眼睛背着光,阴森森的,带着十二分的冷意盯着杨姿。

杨姿莫名从她空洞的眼窝里察觉到一丝森森的凉意,可她并不太害怕,因为甄意看上去并没有看她。

是的。

甄意并没有看她,她保持着惊醒时最后一刻的姿势,脑子里却早已不受控制地炸开。

高中的火灾,姐姐救了她之后就消失不见了。

表姐说她帮忙抛尸,处理了艾小樱的尸体,她记得她没有;警察说击打艾小樱的除了书镇还有山中的碎石,她记得她没有教戚行远重复击打;

戚勉后来笑着说谢谢她的一耳光和一脚飞踹,她莫名其妙;

有目击者说看见她把淮如推下楼,可她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人格分裂?

不对,言格知道有姐姐的存在,他知道有甄心这个人存在,他

耳旁回响起言格清淡低醇的声音:“甄意,以后有什么事,不要找甄心,找言格。”

“记得,找言格。”

是艾小樱死的那天,她从表姐家回去,无意识跑去了HK大学的那棵树下,遇到了言格。

这句话,她以前并没有印象,此刻想起竟叫她不由自主潸然泪下。

什么都明白了。

只以为以前对言格的付出是值得了,如今才知远远不及他,才知他沉默地、包容地、在她毫不知情间定下了这样的契约。

执子之手,一生偕老。生老病死,不离不弃。

她想起清醒后他消瘦的容颜,他身上各处的伤。

竟全是她所为。

他知道她有病,很重的病,他却愿意终其一生守护身旁;哪怕她一辈子噩梦重重,发疯失控,他也愿意耗上他的所有,用一生的时间一次次给她编织美好的梦境。

言格,你怎么能如此爱我?

甄意眼眶里蓄满了泪水,凝视着虚空,嘴唇动了动,两个字,却没有声音:言格

“甄意,淮如的事情发生后,你是不是混混沌沌过了很多天?言格是不是对你很好,对你很主动?他有点儿不像他的性格了,主动提出让关系更进一步,主动和你更亲近。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杨姿毫不留情道,“因为你是个疯子,是个人格分裂的精神病。他怕你哪天又发疯发病去杀人了。”

甄意不吭声,眼泪无声而汹涌地流。

杨姿说罢,缓了声音:“甄意,现在是不是很痛苦?听我的话,求你的姐姐,让你的姐姐出来救你。你有过这种经历的,痛苦的时候喊你姐姐,就不会再痛了。”

甄意只是流泪。

虽然一直在哭,却不和她争嘴了,眼神也褪去了冷漠,比先前反而柔软哀伤,丝毫没有要被打垮或是压迫至极限的趋势。

杨姿看在眼里,渐渐失去了耐性:“我小时候从门缝里看见过我爸对我妈施加过的很多种虐待,”她走到桌边,拿起一条两指宽的皮带,用力一挥,空气里打出“噼啪”的爆裂声。

甄意陡然止住眼泪,害怕地背脊发凉,身子骨全紧绷了起来。

“甄意,把这具身体交给你姐姐吧。让她出来,你就感觉不到疼了。”

可甄意泪流满面,一句话不说,只是摇了摇头。

言格说过,如果出了什么事,就想他的名字;如果出了事,找言格,不要找姐姐。

她答应过听他的话。

所以,她死也不要找姐姐。

黎明前的警署里,灯火通明。

季阳疲累地坐在椅子里,用力揉着眉心。

抬头看过去,

言格插兜立在墙边,不言不语,碎发下的眼眸深邃得像夜里的海,平静而深沉,不透露任何一点情绪。

自他之前向警方提出那个奇怪的要求后,他便一直如此,静静伫立在一旁,无声无息。

警方已经搜索了各处的道路监控,调查杨姿的住处和人际关系,却没能查出她的行踪。

众人忙碌之时,言格向陈sir提出了一个要求,查一下HK最近有没有大批失踪人口和易燃易爆类化学品的购买记录。

季阳很容易猜到了他的动机。他在怀疑,囚禁甄意的那个地方还关着其他的人质,并有自制的爆炸物。

正想着,司瑰推门进来了,眼睛红红肿肿的,脸色却换做了工作时的认真坚毅,直奔言格而去:

“没有人报告失踪,但是有一个巡警上星期发现兰亭区很多流动人员,像乞丐按摩女之类的少了很多。当时我们以为是治安变好了。

至于你说的自制炸弹化学品,我查过了,像硫酸铵、氯化钾、铝沫、硝化甘油、硝基甲烷、硝酸钾酯之类的个人购买量有异常。”

言格没表态,不知听也没听;

陈sir奇怪:“个人购买量有异常是什么意思?”

司瑰道:“我昨晚把HK城几十家危险化学品店跑了一遍,查了记录,大多是学校和机构的,只有少部分个人限量购买。但我怀疑有人分别在所有店里买了这些东西。因为那些店在上星期的同一天出现了好几类化学品的相同的购买量。”

身旁几个警司都投来讶异的目光,没想司瑰会这么拼命有干劲。

言格点了一下头:“和我想的一样。”

季阳起身,走去他身旁:“你认为对方有如此缜密?”

言格嗓音很低:“不是缜密,是他们一贯的办事态度。如果失败,玉石俱焚。”

“意思是现在警方还没找到他们的所在地,而即使找到了,我们面临的也是一个躲在炸药库和人质背后的凶手。”季阳问。

“对。”言格道,“即使找到了所在地,警察的包围只会让他们选择同归于尽,没有谈判的余地。”

季阳拧眉想了想:“他们不是要厉佑吗?”

言格还没来得及回答,陈sir就说:“上边不可能放厉佑走,人质交换是绝对不可能的。”

言格沉默。

别说厉佑这种头号危险人物不能交换,即使交换,他们也不会放了甄意。

那这场对峙要陷入僵局了吗?

白色的房间依然光明而干净,唯独束缚女孩的那面墙上,四溅的血迹像点点的红梅。

甄意虚弱而无力地仰着头,黑发凌乱地散落身后,沾了血迹,一簇簇凝结在一起。

头顶上巨大的灯像太阳一样耀眼。

她望着天空,嘴唇干裂而血迹斑斑,脸色煞白得没了一丝血色,唯独眼眸清湛湛的,灯光倒映在里面,白灿灿的像波光粼粼的湖面。

手腕处因为剧烈挣扎,已经被磨得破皮渗血,像带着血环。

杨姿累惨了,倒在躺椅上一觉睡醒,看着沾满血迹的断裂的皮带,已嫌恶地不想去碰。起身看甄意,她颓废地跪坐在一地的烟头里,身子无力地往外倒,可双手仍被固定在墙面,拉扯着。

她看上去很清醒,一瞬不眨地盯着天空中的灯,不知在想什么。

杨姿都没有力气再折磨了。她嫌打火机太麻烦,用了蜡烛,可点烟用的蜡烛都烧尽了。

她以为甄意在酷刑下会屈服,会让甄心出现。

但是,两天过去了,这个女人活活痛晕了无数次,可每次睁开眼睛,醒来的却还是甄意。一次比一次虚弱无力,可每一次都不是甄心。

或许,这样的她,算不得虚弱;这样的她,其实是另一种无声的反抗与死磕的倔强。

杨姿过去松开甄意的手铐,甄意便如同纸片一样坠落在地上,侧着身子,长发遮住了苍白的脸,看不清神情,像死了一样。

这次,她彻底没了爬去洗手间清洗自己或者喝口水的力气了。

杨姿靠在墙上坐着,她都累得虚脱了,看着甄意一动不动,忽然有些感概:“甄意,你这样死撑着是为了什么?”

没有回应。

杨姿懒得起来,爬过去摸来打火机,再次点了一根烟,这次,她没了往她身上戳的兴趣,只自己一口一口地抽着。

两天的较量,她觉得,又是她输了。

她自然对甄意恨之入骨,可现在,这个骨头比钢还硬的女人把她磨得连恨的力气都没有了。她深吸一口气,让烟丝在肺腔里流窜了一圈,又长长地吐出去。

烟雾背后,容颜冷漠:“你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招人恨。”

甄意没动静,隔了好久,胸口粗沉地喘出一口气:“你还和招人恨我做了10多年的朋友,不是一样的可恨?”

杨姿一噎,嗤笑一声:“算不得朋友。你天生幸福,我天生悲惨,根本不是一国人。呵呵,是不是天生幸福的人,在面对折磨的时候,都比较耐受?”

甄意气若游丝:“哪有天生幸福的人,快乐是要自己找的。而你的痛苦,也是自己找的。”

杨姿愣了一秒,把烟头戳在地面上,一点点狠狠摁灭,摇摇头:“你就是天生幸福的人。所有黑暗阴邪的一面全给甄心承受了。你就是那个汲取她生命的吸血鬼。你迄今为止的一切,都是建立在她的罪恶之上。”

这下,倒在地上的女人不做声了。

杨姿好似终于占了先机:“你果然是幸运的,就连你让人害得言格受辱,这样的罪名也是甄心给你背着。这样的罪,言格也能原谅你。你怎么这么好命?”

地上的女孩手指轻轻动了一下,一点一点抠进地面:“你又胡说八道了。”

杨姿盯着她,安静一下,陡然就哈哈大笑起来:“甄意,你以为那些耻辱的事情,你否认就真的不存在了吗?”

这句淮如说过的一模一样的话在甄意的脑海里仿佛起了回音。

杨姿一声一声,念出了和淮如完全一致的台词:“甄意,在经过你对他做的那种事情后,你怎么还有脸出现在他的生活里。怎么还有脸再追他,再恬不知耻地享受他的爱?”

甄意贴在地面,手指狠狠抠抓着地板,五脏六腑忽然好似涌上一股细微而深入的痛,像被某种无形而不透气的重物压制住。

杨姿的话深深敲进她脑子里:“他一家一家地找你你打他,踢他,他也不松手”

身体四处的痛开始堆砌积累,甄意猛地抓住脑袋,可淮如和杨姿,两个人的声音都钻进了她的脑袋里,变成两张恐怖的嘴脸,扭曲着絮絮叨叨,像在念魔咒穿耳:

“知道后来他发生了什么吗?”

“为什么他从你的生活里消失了?”

甄意蜷在地上,瑟瑟发抖,一瞬间已感觉不到身上的痛,因为心间痛过千万倍,痛得她直抽搐。

可那声音更空荡地在她耳朵里回响:

“他真是个漂亮的少年啊!”

“他真是个漂亮的少年啊!”

“甄意,”突然之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了姐姐的声音?世界一片安静,甄意猛地僵住,抱着头,听见了甄心的声音,很轻,很凉,“这些都是真的啊!”

一瞬间,压制尘封的记忆好似洪水般将甄意席卷。

淮如残忍地刺激她,她终于想起,多年前,她踢开了言格爬过来握住她脚踝的手,把他扔进了垃圾堆里,他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死了……

……她脑子里有一个声音说“杀了她”,淮如从楼上坠下去了……

……她光着脚穿着单薄的衣服在秋风里奔跑,她跑去杀厉佑,她被言格带回九溪……

……她看见了一世界的黑色日记,看见言格断断续续的只言片语,看见他唯一一句“余述至此,肝肠寸断矣”,看他8年的“今天甄意没有回来。”

……她一把火让它成了灰烬……

……她惊恐惶遽地抱着他躲在床底下哭“言格,他们要来害你了”,她伤了他们家的守卫,她不认识言格了,她哭着到处找记忆中的少年,她拿刀伤了长大后的言格……

记忆的潮水摧枯拉朽,她孱弱的身体和破碎的心灵都在一刹那间碎裂成了粉末。

从内至外,冰冷彻骨。

言格,她的言格。

那样的伤害,他从来只字不提;

那样的伤害后,他还能对她微笑。

那晚,他躺在卧室里的草地上,月光如水,蒲公英在飞舞,他拿手背遮着眼睛,唇角的笑容像纱雾般清浅。

甄意执拗地睁着眼睛,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从她苍白的脸颊滚落。

潮水缓缓褪去,脑子里陡然空了,她累得精疲力尽,只听见甄心的声音:“杀了她,甄意,杀了她。”

她怔怔的,眼睛里空茫无神,却传来言格的声音,很轻很缓,带着她从未听过的温柔,仿佛要将她的心融化:

“甄意,看到你这样,我很心疼。所以,很抱歉,我想让你忘了这几天的伤痛。但我并不是永久清除你的记忆,而在今后的某个时刻,你也会在正常或受刺激的情况下再度想起。

那个时候,或许我陪在你身边,握着你的手,陪你度过;或许我并不在,于是你只能靠自己。我相信你的勇气和力量,相信你可以。

甄意,不要听任何人的责备,这并不是你的错。”

这便是那天他给她催眠后刻进她脑海的话,缓缓地,像清泉一样流过她的心间,

“甄意,我认为有一个契机,让我们分开8年,互相怀念,重新认识对方,审视自己,这样很好。

我觉得,你值得遇到更好的人,于是,我努力让自己成为那个更好的人。

我好像做到了,所以甄意,不要难过。这或许是应该高兴的事。

至于你的病情,

过去,他们说我生了病,你说没关系;现在,他们说你生了病,我也说,没关系。”

甄意的眼泪如开闸般汹涌,仿佛看到清净悠远的古风庭院里,她躺在床边的软塌上,形容枯槁,他守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凝视着她的眼睛,把这些发自肺腑的话,一个字一个字地送进她心底……那样耐心,那样安静。

言格,你怎么能如此爱我?

言格出门,淮生坐在椅子上,歪头靠在墙上睡觉。

或许是听见了轻微的关门声,淮生醒过来了,揉揉眼睛,问:“有进展了吗?”

言格没说话,去到他身边坐下。

之前,是他说要淮生等着,他有些关于杨姿的问题要问,所以淮生也在不知不觉中驻守警署了。

他打了个哈欠,坐直身子看言格,看他俊俏的脸上再也没了一天前和甄意一起坐在走廊时的温润了,声音不再清雅,而是沉沉如水:

“杨姿的情况,你了解多少?”

淮生答:“虽然很早就认识,但接触不多,只是她和我姐走得比较近。她那些乱七八糟的药可能是从我姐姐那里拿到的。”

他又说了一些杨姿的琐事,无非就是轻浮势利小心思多。说起她举止轻佻,曾想勾搭自己事务所的老板,后来又想勾搭检控官。

言格淡淡听着,不言不语。

淮生说完了,问:“我很好奇你是怎么知道杨姿和郑颖的关系的?”

言格简短道:“喉咙里的刀片和戏剧服装。”

淮生蹙眉:“意思是?”

言格看他一眼:“郑颖死时的那套装扮,还有她喉咙里的刀片,是马丁麦克多纳经典的百老汇剧目枕头人。”

“啊,我知道,一个故事套一个故事的连环套。”淮生拍拍脑袋,“讲的是枕头人让孩子们看到他们长大之后会遭遇到的惨剧和痛苦,让孩子们自由选择。如果他们长大,就得承受惨烈的人生;如果他们不想长大了,枕头人就帮助他们在孩提时代毫无痛苦地死去。”

“哦,是吗。”言格淡淡道,“那个故事给我印象最深的,不是这个。”

“是什么?”

“有一个弟弟,很有想象力,写的小说惊艳了很多读者。其实,是他的父母把他的哥哥关在地窖里每晚虐待,让弟弟在梦里听到哥哥的惨叫,以此激发他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兄弟或者姐妹之间,一个人的幸福与成功建立在另一个人的悲剧和牺牲上。”淮生面露一丝苦痛,“所以你想到,杨姿是悲剧的那一个,而郑颖是幸福无知的另一个?”

言格“嗯”了一声。

淮生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低下头:“难怪杨姿和我姐姐关系那么好,因为都是一样的苦命。”

言格:“可我倒认为,有些时候,付出的那一方看到自己的弟弟妹妹过得成功幸福,与本身也是一种幸福。”

“什么意思?”淮生问,但言格没有回答了,扭头望着另一处。

走廊上传来的细细的轮椅滚动声,淮生循声看去,一个和言格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坐在轮椅里,独自过来。

他把轮椅停在了言格身边,就跟没看见淮生似的,直直看着言格。

言格起身,和言栩一起离开。

过了拐角,他低头看他:“有事吗?”

“安瑶最近精神不太好,好像出了点问题,我希望你回去给她看看。”

“我现在走不开身。”言格说。

“我已经是第三次来找你帮忙了。”

“那我再跟你说一次,我走不开身。”

言栩便低下了头。

言格转身要走,却又终究退回来,插兜靠在墙上,眸光浅浅看着自己的弟弟:“难过了吗?”

“没有。”言栩声音很低,“是我习惯了有求必应。家里人对我都是这样。”

“言栩,以前的事不用说了。”

“可事实就是这样。”言栩呼吸有些急促,“原本天生有病的,只有我一个,妈妈只照顾我,不管你,忽略你,让你也生病了。对言溯哥哥也是,妈妈听信别人说自闭症可以刺激好,就天天打言溯哥哥。”

他越说声音越低,更深地低下头去了。

“是我不好。但现在,我慢慢好起来了。只要她好好的,我就会好。言格,请你帮我去看看她。”

言格不言,利落短发下,眉眼乌黑清秀,只说:“我真的走不开身。”

言栩说:“只要家里一个电话,十个厉佑也会放出去交换。”

“但厉佑不能放出去。”言格答。

“随便你,那我明天再来。”言栩推着轮椅,离开了。

房间里的灯光依旧雪白明亮,墙上的血迹已经干枯发黑。

杨姿背靠着墙,隔着一段距离警惕地盯着甄意,她被套上了项圈,颓废地坐在地上背靠着墙。可她脸上的表情太过千变万化,就连杨姿都觉得发怵,慎得慌。

她从来没见过,一个人的人格分裂开,交替着出现时,会是这样的恐怖惊悚。

就在片刻前,地上分明血淋林潦倒不堪的甄意突然坐了起来,有如借尸还魂,回头看向杨姿,唇角忽然就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黑漆漆的眼睛阴森森的,带着刻骨的恨意,说:

“甄意,杀了她!杀了这个叫杨姿的女人。”

杨姿坐在地上,手里还拿着摁灭的烟蒂,看着她一步步朝自己走来,长发如瀑,脸色惨白,衣衫破败如女鬼,杨姿一愣,刚要起身,没想甄心猛然一脚踢过来,正中她的胸窝。杨姿痛得牙齿咬到舌头,血腥味弥漫口腔。她慌忙去抓房间里唯一的利器:刀刃。可才举起来,甄心阴狠着脸面,又是势大力沉一脚劈过去,那刀尖居然生生折断。杨姿这下魂飞魄散,吓得只会滚爬着往后躲。项圈箍住了她的脖子,她吼叫着要扯开,杨姿惊得要死。

没想下一秒,那女人脸色一变,瞬间柔弱苦痛,不堪忍受身体剧痛地倒在地上。她趴在地面,含着眼泪,泪流不止:“你休想!我不会听你的话,我不要杀人!”

很快,甄心坐起身,背脊笔直,脸色可怖:“你不听我的话?你受苦受难的时候,是谁在保护你?她这个贱人,把我们的身体伤成什么样子?你不杀她?你这个废物!”

甄意趴在地上,呜呜直哭:“不是,我姐姐不是这个样子的。我姐姐不会杀人,不会的。”

杨姿捂着被甄心踢得发痛的胸口,看一眼断裂的刀刃,吓得脚发软,缓缓蹲下去,拿桌子遮住自己。

之前她还想看甄意分裂看笑话,现在她吓得已经不敢靠近。那是个什么人啊。伤成那样居然还能站起来,攻击她?她就像个野兽,发起狂来会生生挣断项圈啊!

杨姿手在发抖,望了一眼房门,她应该立刻出去,把甄意这个疯子锁在里面,她要立刻下楼,离开这处庄园。

刚要爬起身,望见甄心站了起来,她立刻躲下去。

甄心嘴角抽搐着狠烈地驳斥:“你以为你的姐姐是什么?是你的救世主吗?你只要姐姐的好处和关心,不如你意的一面就不要了?过去你痛苦不堪的时候,是谁在求我来拯救?!

你以为是谁帮你处理了艾小樱的尸体,是谁帮你打了戚勉那个混账,是谁帮你对付淮如那个疯子?”

甄意呆若木鸡,彻底幻想破灭,没想到生活里那个时刻关心自己的姐姐,竟是这样一个是非不分面目可憎的人,她止了眼泪,咬牙切齿:

“你做的那些错事别想栽在我头上,别想把责任都推给我。

姐姐?你说你是姐姐,那你为什么要伤害言格?我那么爱他,我那么爱他!你为什么要伤害她?”

“因为你太可恶,太没用了。为一个不爱你的男人,三番四次地压制我。”甄心面目狰狞,“我想和你和谐相处,看来是不可能的了。甄意,你抢了我的身体这么久,好日子也该到头了。这次,你休想再压制我。”

甄意捂住头,含着泪:“不,我不会让你出来,你别想把我打倒。”

她脑子里痛得要命,像是精神在某个力大无比的人博弈,她好累,好痛,可是即使言格不在身边,她也不能让自己迷失,她才不要让言格失望。

再大的刺激,她也要咬牙熬过去。

眼泪砸下来,她尖叫:“你滚!”

杨姿惊得蹲在桌子下一动不动,不知道刚才那声凄厉凶狠的“你滚”是谁说的,甄心还是甄意?

可很久,都没动静。

杨姿缓缓探出头去,顿时惊悚得浑身汗毛倒竖,甄心站在她面前,小脸煞白,红唇黑发,眼神僵直。

杨姿一动不动,可下一瞬,甄意脸上的僵硬便融化掉了,她非常虚弱,摇摇晃晃的,像风中的纸片,崩塌了一般倒在地上,没动静了。

杨姿目瞪口呆,不敢过去看,慌忙起身跑去房门口,手还没碰到,门锁自动拧了一下,推开,一个男人出现在面前,冷面看着她,身上背着一个女人。

杨姿一愣:“你怎么把她抓来了?”

男人走进来,把肩上的女人往地上一扔:

“被这个警察怀疑了。”

“没事吧。”

“没事。只有她一个人。”那个男人看向甄意,“甄心呢?”

“刚出来了一下,也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很好。有这个警察在,做事也更容易了。”男人转身,“我再出去一趟。”

“去干什么?”

“抓一个更重要的人。”

警署内,决策人员们聚在一起再一次召开紧急会议。

司瑰失去联系,失踪了。

虽然目前还不确定,但大家认为很可能和绑架甄意的杨姿有关,季阳再次提出把厉佑拿出去交换人质,而陈sir坚守上级命令不同意。

即使如此,季阳他们也准备好了用假人质交换引诱嫌疑人杨姿出洞的作战策略。各方作战部队都已开始紧锣密鼓地调配准备。

特警通讯后勤各部的负责人都在紧急商议对策。

而言格异常的沉默,在角落里安静无言。忽然,兜里的手机滴滴一响,是电话。他接起来一听,是安瑶惊慌的声音:

“言格,言栩被人抓走了。”

喜欢亲爱的弗洛伊德请大家收藏:(www.xsh1.com)亲爱的弗洛伊德壹号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壹号小说

猜你喜欢: 目标,活过十八岁鬼帝来袭:独宠小皇妃不要睡我的床罪爱安格尔·暗夜篇我的鬼神郎君邪性鬼夫,太生猛!冥婚霸宠:鬼夫,深夜来异族侵袭九幽魂玺冥王逼嫁:驱魔少女,Go!天师识谎者我的鬼胎老公前夫高能冥媒正娶蛊毒灵媒阿笙超感应假说阴阳女鬼修女半仙的精装阳气罐幽冥华裳青行灯罪爱安格尔·黎明篇44号棺材铺水鬼的新娘恶诡道之九世轮回
完本推荐: 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全文阅读狂魔战尊全文阅读农家仙田全文阅读[综]BE拯救世界全文阅读圣祖全文阅读重生七十年代:军长,强势宠全文阅读武临九霄全文阅读九仙图全文阅读神算大小姐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乾坤剑神全文阅读超级医生全文阅读偷香邪医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春野小农民全文阅读妙偶天成全文阅读都市超级医仙全文阅读重生影后:顾少,放肆宠全文阅读重生娱乐圈:天后归来全文阅读重生之毒女世子妃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诸天最强女主赵四儿的穿越独孤伽罗不孤独未来天王朝鲜万古一逆贼太古龙象诀第一序列映照万界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星临诸天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神级农场朕是红颜祸水一剑斩破九重天我家后门通洪荒私人定制大魔王无上神话天庭毒医狂妃:邪帝,太凶猛!魔帝的天界小公主篮坛紫锋重回一九九四神胤风云之刹那昙华曲长生路行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娘娘她总是不上进三国之龙图天下星际之全能进化坐忘长生凌天战尊灿灿金瞳渺渺仙音

亲爱的弗洛伊德最新章节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手机版 - 亲爱的弗洛伊德txt下载手机版 - 玖月晞的全部小说 - 亲爱的弗洛伊德 壹号小说移动版 - 壹号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