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壹号小说 >> 盛世凰谋:天妃 >> 第95章 林哥你腹黑了喂!(一更)

第95章 林哥你腹黑了喂!(一更)

因为早上萧樾那件事实在太敏感了,武昙也不由的心里一慌,下意识的伸手去拽武青林的袖子:“大哥……”

武青林回头,见她一脸的担忧,就露出一个笑容:“没事!”

他还是下了车,然后转身朝武昙递来一只手:“反正都已经耽误了,也不差这一会儿了,来,我们先进去见外公和二舅舅他们,先把瑶儿的事情处理一下。”

这就是她的大哥,即使泰山崩于前也永远都镇定从容。

武昙看见他的笑容,便觉得安心,略一点头,握住他的手借力被扶着下了车。

木松立刻就几步蹿上台阶去拍门。

这时候天色已暮,一般到了这个点就不会再有人登门了,门房今夜值守的两个人正在吃饭,听了动静就赶紧放下碗筷出来,隔着门问:“都这个时辰了,谁啊?”

“我们是定远侯府的。”木松只自报了家门,也无赘言。

里边的人一听,就片刻不敢耽搁的赶紧把大门打开了。

武昙跟在武青林身后正往台阶上走。

“世子爷,表小姐!”开门的是林府的一个老家人了,虽然姑奶奶留下来的这俩孩子和林府不生分,可这个点登门也确实挺奇怪,他一边侧身把两人往门里让,一边忍不住问道:“都这个时辰了,世子爷和表小姐怎么还过来?”

“有点事。”武青林道,脚下步子不停的往里走:“老相爷这会儿在哪里?二舅舅和表哥他们都回来了吗?”

“老爷叫人回来报信说是晚上有应酬,不回来吃,两位少爷前脚也才刚进的门,”内院的事门房这边知道的不是很清楚,老家人估摸着看了下天色道:“这个时辰应该正是饭点儿,老相爷应该是在饭厅吧?老奴引世子爷和表小姐过去。”

“那不用了,我自己过去。”武青林回绝了,带着武昙轻车熟路的往里走。

小凌子在外面守着马车,木松是为了防止他临时有吩咐,就亦步亦趋的跟着。

彼时林家后院的大饭厅里,的确是在准备开饭。

李氏已经吩咐下人把饭都摆好了,小庶女林彦璃已经乖巧的坐在了饭桌前,李氏却是有些焦灼的站在门口不住的往院子外面看。

林老相爷从院外进来。

“公公!”李氏赶紧请安,顺带着把他让进了厅里,一边解释,“今天有点忙,人手不够,我临时从厨房抽调了两个人去帮忙,所以晚饭耽误了一会儿。”

姜家送来的聘礼丰厚,她一下午都在忙着清点入库。

老相爷却不介意:“早一会儿晚一会的有什么,你忙你的就是。”

林彦璃这时候也立刻从凳子上爬下来,跑过来行礼:“祖父好!”

老相爷伸手摸摸她的头,露出一个笑容,下一刻却察觉了异样——

人数不对!

林家二老爷林修诚没有担任要职,虽然应酬不多,但也不是每天都准时回家来吃饭的,两个孙子每天都去族学,虽然早上走的早,但一般晚饭是回家来吃的,只是点儿也不太准,有时候也会耽误,问题是今天林彦瑶会不在?!

“孩子们都没回来?”他这样问。

李氏回道:“彦瑛兄弟两个回来了,各自回房去更衣去了,一会儿就来,老爷早些时候叫人传信回来说有个同僚家里添丁,要摆满月宴,晚上不回来吃。”

老相爷略一点头,继而问道:“瑶儿呢?”

李氏叹了口气,略有些尴尬的说道:“那孩子跟我闹别扭呢!”

老相爷是知道孙女儿的性子的,倒是觉得奇了,一边弯身落座一边调侃:“今天不是她的喜日子么?这怎么还矫情上了?”

李氏却不瞒他,只是面露难色道:“可不就是为了这件亲事么。”

老相爷一愣,再次转头看过来。

李氏叹了口气道:“白天平国公府来人的时候那丫头不在,去找昙儿玩去了,后来我把她找回来,她一听说下聘的时候平之没有亲自登门就跟我发了脾气,然后就把自己关房间里一个下午没露面。”

姜家是长辈亲自来下的聘,程序上没有任何的问题,甚至更显重视。

老相爷越发不解,只朝李氏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李氏也确实没有想到因为姜平之没有亲自来下聘林彦瑶会反应那么大,再想起昨天女儿跟自己说的话,心里才开始不安生——

姜李氏一再跟她保证姜平之那边没有问题,她也确实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可是从女儿的这个态度上看,那两个孩子之间可能真的出了什么事了。

可偏偏,她下午再问林彦瑶的时候,林彦瑶却什么都不肯说了。

这时候老相爷问起,李氏就有些为难,正在欲言又止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目光不经意的四下一扫,就见林彦瑶被丫鬟扶着从院子外面进来。

脸色不大好,还是不见一丝的笑容,但总归人是肯出房门了。

李氏还在发愣,林彦瑶已经进了饭厅:“祖父!母亲!”

李氏能看出来她的不高兴,知道她还在为了姜平之没有登门的事耿耿于怀,张了张嘴,正要说话,老相爷却也不急着吃饭了,转了个方向朝向门口,冲她招招手:“瑶儿,来!”

林谣言大大方方的走到他面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祖父,我来晚了,耽误您用饭了……”

话没说完,老相爷就握了她的一只手过来,另一只手拍了拍她的手背直言问道:“听你母亲说你不高兴了?怎么回事,跟祖父说说,可是不满意跟姜家小子的这门婚事?”

他的年纪大了,皮肤松弛粗糙,手掌也不怎么显得宽厚了,但掌心里稳稳地力道却能叫人感觉到温暖和踏实。

林谣言心里是有委屈的,这时候就觉得眼眶发热。

可是现在姜家的聘礼已经进门了,她就只是觉得姜平之可能不愿意娶她,难不成还能为了自己这点矫情的疑心病就逼着两家退婚吗?

一个女子,生平的名声最重要,若不是万不得已,她自己也不想走退婚那条路。

于是深吸一口气,强行将已经充盈了眼眶的眼泪逼回去,林彦瑶还是再次扬起一抹笑:“没有呢!就是前阵子我跟表哥闹了点矛盾,心里还有点不痛快呢,惹祖父笑话了,是孙女儿的不是!”

李氏闻言,却是正经起了疑心了——

如果真是和姜平之闹矛盾,昨天她完全可以直说的。

林老相爷是看见孙女眼圈红红的了,倒也相信是两个孩子闹矛盾这样的说辞,正待要再说话,院子外面就传来说话声。

武昙和武青林从大门的方向过来,林彦瑛和林彦珝两兄弟回房换了衣裳也一起从另一边边说话边过来,双方走了个面对面。

“青林表哥?”林彦珝是林修诚和李氏的小儿子,中间夹了大老爷林修询的两个公子,他在家排行第四,今年才十六,性格还比较跳脱,看见武青林迎面走来就一溜烟的小跑过去,往他肩上压了一拳:“早就听我母亲说你回京了也没腾出工夫见见,下回你再约人出去骑射记得带上我啊!”

武青林回了他一拳,也是朗朗一笑:“行!下回有机会我一定带上你,你别扯后腿就行。”

“不会不会!”林彦珝连连摆手,眉飞色舞,“我一直都有抽空练习的。”

说着,又偷摸的凑近他身边咬耳朵:“我好好练习骑射和拳脚,以后有机会你好带我去军营见识见识。”

武青林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在他肩上又捣了一拳。

林彦瑛这时候已经走到院子门口了,他今年二十五,已经成家立业,稳重很多,就站在那里等着。

武青林和林彦珝打趣了两句就快走两步迎上去,两人互相拱手打了招呼。

武青林一看厅里和他身边都没见嫂子韩氏,就随口问了句:“嫂子呢?”

“哦!她娘家有点事,回去几天!”林彦瑛道,也是看见武青林和武昙这个时候过来觉得有点奇怪,不由的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你们这是……”

武青林稍稍敛了笑容,见里面林老相爷和李氏等人已经在等着了,就道:“进去说吧!”

“嗯!”林彦瑛略一颔首,先让他进门,自己紧随其后。

林彦珝落在后面就开始跟武昙搭讪:“小表妹,好像过年你过来拜完年之后咱们就没再见过了,长高了,也长漂亮了嘛……”

林家所有的表哥里面就这个最不靠谱,武昙皮笑肉不笑的冲他一咧嘴:“彼此彼此!”

“彼此彼此?”林彦珝愣了一下,随后才反应过来这丫头在损他——

说他长个儿了他承认,可哪有说男人漂亮的?

武昙说完就追着武青林二人快步进了屋子,他反应过来也赶紧追进去,可是当着林老相爷的面就不好再闹了,立马老实下来,一起给长辈们行礼打招呼。

武青林和武昙也跟老相爷和李氏分别打了招呼。

李氏不禁皱眉:“青林昙儿?你们怎么这个时辰过来了?”

武青林没有回答,而是飞快的扫了眼在场的众人,直接正色道:“有点急事,舅母,先清一下场,我有要紧事要跟家里人说。”

林家的人互相对望一眼,面面相觑。

可是再看武家兄妹神色凝重的模样,都不由的心生警惕。

李氏看向林老相爷,待老相爷点头,她就立刻让人把林彦璃抱下去,顺带着把下人全部遣出了院子。

武青林也不等他们发问,直接就开说道:“我一会儿还要赶着进宫,就不绕弯子了,长话短说。外公、二舅母,我知道彦瑶表妹今天刚跟姜家订了亲,那个姜平之有问题,所以这门亲事必须马上退掉。”

他这突然没头没脑的撂下一句话,简直有如晴天霹雳。

林家众人齐齐的愣住了,尤其是林彦瑛和林彦珝两兄弟刚回府,甚至都不知道妹妹已经订了亲的事。

林彦瑶微微紧张,不由的攥住了手指。

她下意识的转头去看武昙,武昙也是无奈,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而这其中,对这件事反应最大的就当属李氏了,她怔愣片刻之后,突然猛地回过神来,一个箭步奔到武青林面前,紧张的盯着对方的眼睛问道:“青林,你把话说清楚了,平之那孩子怎么了?是出什么事了吗?”

武青林的原意是这两天先让武昙来林家给他们提个醒,暂时先不要正式和姜家定亲,姜平之既然疑似是搭上了黎薰儿,他那边必然更加着急的想要甩开这门亲事,也没必要让李氏去跟自己的亲姐姐闹僵,反正只要林家没有跳进这个坑里,后面他等着慢慢收拾了那两个,替妹妹和表妹都出了这口气就行。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姜李氏会神来之笔,今天就正式下聘定亲了。

虽说一旦退亲会对林彦瑶的名声有些影响,可也总好过为了图这一时的体面就呆在那个泥坑里不肯出来吧?

所以在这件事上,武青林目标明确,十分干脆,直接就对李氏透了底:“姜平之攀上了高枝,已与他人有染,并且此人心术不正,绝非良人,虽说退婚会于表妹的名声有损,但是长痛不如短痛……”

话没说完,李氏已经有如五雷轰顶,脚下虚浮的身子乱晃。

武青林是个什么样的孩子她知道,这样的大事,要不是真的确有其事,他绝对不会信口开河的过来散播谣言!

“母亲!”站在她身边的林彦瑛连忙一把扶住她。

“娘……”林彦瑶也吓坏了,赶紧奔上前去,兄妹两个一起把李氏扶到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林彦珝愣了许久,最后反应过来,却到底是年轻气盛,当场就撸袖子往外冲:“混账东西!老子废了他去!”

武青林抬手,一把将他拽住。

林彦珝眼睛都气得通红,瞪着武青林吼道:“是兄弟的一起去啊!”

武青林自然不能看他胡闹,只不过又因为这到底是林家的事,他也不好越俎代庖的替他们做决定,所以暂时就紧攥着林彦珝的手臂不放。

林彦珝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林老相爷已经默默的站起身来。

他面上表情与方才无异,只是一声不吭的沉默着往外走,众人的目光全都不由自主的追随,等着他这个一家之主拿主意。

最后,在错过武青林身边的时候,他只道了句:“青林,你随我出来!”

武青林方才的一番话太笼统,有很多具体的信息没有透露,比如——

姜平之是如何的心术不正?又比如……跟他有一腿的女人到底是谁。

曾经他高居宰辅之位,自然深谙一切世事,很明白,外孙既然没当场说出来就必定是有所隐情,不能当众透露。

“是!”武青林应了一声,又低声警告林彦珝,“老实呆着别冲动。”

然后才放开他,自己跟着老相爷出了饭厅。

老相爷也没走远,只带着他走到院子正中央就顿住了脚步,开口也没废话,直接问武青林都知道些什么,武青林对他也没有半点隐瞒,一五一十的将事情都说了,包括自己以及武昙和黎薰儿的恩怨,昨天朱雀楼的事故和血案,再到姜平之去长公主府的种种,事无巨细全部都交代了一遍,最后才汗颜道歉:“也是我大意了,实在没想到今天姜家就会登门提亲……”

老相爷却是抬手打断他的话,问道:“那一开始你是怎么打算的?”

武青林仍是如实相告道:“长平郡主想嫁状元,姜平之谋的是状元之位,这几天状元和榜眼新丧,而且京兆府也拿不到凶手,朝臣们还不敢妄动,可是等过阵子风声稍微缓和了,有姜家的地位和宫里姜皇后和太子的身份在,完全不需要那两人再费力筹谋,自会有人上奏请求将后面两名提上来补缺。皇甫七的探花郎就是陛下用来褒奖皇甫家乐善好施的一个回礼,以他的学识和为人,他不会争这个第一,陛下也必然不会给他,毕竟科举不是儿戏,那姜平之就是不二人选了。我原是想暂不作为,就先看着他们继续运作此事,等他们觉得自己已经成功,并且无须再继续遮掩的勾搭在一起的时候再启用言官弹劾,废了这次的科举前三。那两个人本就都是各有所图才互相勾结的,一旦最后发现是白忙一场,这个同盟关系不存在了,就让他们互相去狗咬狗去就是了。外公您知道,以这两个人的身份,也并不好明刀明枪的动他们……”

他阻止胡天明继续追查此案,就是为了尽快解除那两人的危机感,让他们肆无忌惮的勾结在一起。

黎薰儿不是想嫁状元吗?那就让她觉得得偿所愿,去嫁给姜平之好了。

那两个人也许是觉得有姜皇后和太子在上面撑腰,前两两名既然没了,把后面的姜平之推上去就是必然,可是——

状元和榜眼惨死毕竟还是个悬案呢,到时候就算皇帝也想顺水推舟,可死者家属和士子们的情绪一旦煽动起来,就连皇帝都得看着风向动。

姜平之刚到手的状元之位不保,黎薰儿扬眉吐气的梦想也随之破碎……

以黎薰儿的性子,后面这两人相看两厌,真的可以期待一下他们俩最后会是谁先把谁给整死!

其实以定远侯府将门的门风,武青林原是不屑于用这种暗算的阴招来损人的,可是像是黎薰儿和姜平之这样的人——

真的一刀切了都觉得太便宜他们了!

真的是没有什么比挖个坑让他们跳进去,然后看着他们自相残杀更能解恨的了。

林老相爷其实也是不喜欢这些阴私手段的,武青林知道,见他一直沉默的看着自己,便就微微垂下了眼睑,告罪道:“我知道我身为朝廷的武将,不该用这样的阴诡伎俩暗算他人,可是外公,就事论事,我也并不觉得这样做会很过分!”

他的语气,坚毅而冷静。

老相爷盯了他半晌,缓缓的抬手,用力的握了两下他的肩膀,感慨着叹息了句:“你这样——很好!”

是啊,朝局如此,光有耿直忠勇和一腔热血有什么用?

耿直忠勇的前提,是有足够的能力自保;一腔热血的初衷,也得是有人值得你为他保留初心!

所以有时候身在局中,腹黑和狠辣都也只是自保的手段而已。

这个院子太大,虽然刚才大家都竖着耳朵听,也没听见两个人都说了什么,所以这时候屋子里的一群人都眼巴巴的看着,都盯着老相爷的一举一动。

李氏还瘫在那里没力气起身,见他重新进了屋子,就紧张的吞咽了一下:“公公……”

“晚上老二回来你跟他说,让他去衙门告个假,明天你们两个就去姜家,把这门婚事给退了。”老相爷一锤定音,重新坐回桌前,“吃饭!”

当年他因为厌倦了污秽不堪的朝局,不到五十岁就辞官归隐了,自那以后已经完全不在乎林家在名利场上的人脉关系和立场了。

既然不图名也不为利,自然犯不着拿儿孙们的婚事做交易,当时姜家的婚约他没反对,一来是看李氏的面子,二来他见过姜平之,也知道姜平之也是个肯吃苦读书的本分孩子,并且因为他只是姜李氏的次子,用不着袭爵什么的,将来相对的也会较少卷进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里去。

可现在,哪怕就只是孙女不乐意,他都不会勉强,更别说还是姜家的那个小子有问题,姜为先两口子有骗亲的嫌疑。

老相爷发话,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武青林还要赶着进宫就没再跟进来,武昙却不放心林彦瑶,兄妹两个隔空用口型交流了一下,武青林就转身急匆匆的走了。

林彦瑛招呼婢女重新去把林彦璃领过来,又给武昙加了副碗筷,大家一起围桌吃饭。

只不过因为中间的这个小插曲,每个人的心里都不痛快的揣着事儿,饭桌上的气氛有些沉闷,全程没人说话。

这边武青林从林府出来,直接从拉车的马里面解出来一匹,套上马车暗格里备用的马鞍就直奔了宫里。

彼时皇帝还在御书房边看折子边等他。

陶任之给换了新茶上来:“皇上,武家那边还要再派人去催一催吗?之前过去的人说武世子不在家,可是这都一整个下午了,难不成还没找见人?”

“找不见人朕倒是不怕,怕就怕是现在找不见他,别是因为他躲晟王府里去了吧?”皇帝头也没抬的调侃了一声。

语气戏谑,却听得陶任之心里打了个颤,却又不敢贸然接茬。

皇帝等了片刻,没听他应声,就有些奇怪的停了笔,回头看他,“怎么不说话?”

陶任之也不装糊涂,脸上立刻就挂了满脸为难的褶子,扭捏道:“这话……陛下您让老奴怎么接啊?”

皇帝笑了一下,也没为难他,继续低头批奏章,一边随口说道:“晟王公然往武家去,根本就没打算瞒着朕,可是他去那边总不会是闲着无聊去喝茶串门的,且不论他在那边都跟武青林说了什么又或者在武家都做了什么,反正他要给朕看的就一点——他跟武家接触了。他反正是别有用心的,那么朕无非就只有两种选择——第一,怀疑他,第二,把武家和他都一起怀疑了。反正朕跟他的关系本来就不亲厚,他是无所谓的,所以朕怎么怎么看都觉得他是在挑拨离间呢?”

“呃……”有了前车之鉴,陶任之不敢再装哑巴,就顺着他的话茬忖道:“定远侯是朝廷挡在南方的屏障,定远侯本人又是陛下的左膀右臂,一旦您怀疑他跟晟王有私,真的对他有所猜疑的话,就给了晟王可乘之机,让他有机会撬动定远侯这块铁板了?”

反正就目前的状况来看,武勋对朝廷是忠心耿耿的,就算晟王有了歪心思,想要拉拢他,也十有八九是会碰壁的。

可一旦皇帝先起了疑心,做出什么不仁不义的事,那么——

就极有可能将武家的立场推向相反的方面了。

皇帝的思维其实没问题,只是因为他打死也想不到自己那个眼高于顶的亲弟弟几次三番往武家人跟前凑是为了去调戏人家姑娘的!

“所谓攻心之术……”皇帝手敲了两下桌子,刚巧外面就有内侍进来禀报:“陛下,定远侯世子正在殿外求见!”

喜欢盛世凰谋:天妃请大家收藏:(www.xsh1.com)盛世凰谋:天妃壹号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盛世凰谋:天妃最新章节 - 盛世凰谋:天妃全文阅读 - 盛世凰谋:天妃txt下载 - 叶阳岚的全部小说 - 盛世凰谋:天妃 壹号小说

猜你喜欢: 韶光慢飞雪之国阎王邪妻:逆天小皇妃穿越之悍女种田神医农女,狼相公深宫娇宠:皇上,太腹黑!爆笑追夫:抢个王爷做老公农女生财有道,赚钱有良方穿越之道士王妃福晋难为:四爷,求休战权臣闲妻不喜欢我,是病得治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皇后娘娘请上位娇鸾沉香令粉妆夺谋爷,夫人又去种田了不二臣息桐田园空间之辣妃有喜威武不能娶宁王妃:庶女策繁华嫡女毒医鲜妃在上:王爷,给力撩闺娇
完本推荐: 大魏宫廷全文阅读天家农女:撩倒冷魅战神全文阅读抗日之特战兵王全文阅读位面成神之虚空戒全文阅读辣手狂医全文阅读重生七十年代:军长,强势宠全文阅读明星教练全文阅读偷香邪医全文阅读地球游戏场全文阅读天庭清洁工全文阅读万古独尊全文阅读魂帝觉醒全文阅读奉子闪婚:鲜妻不准逃全文阅读他的陆太太很甜全文阅读修罗天帝全文阅读44号棺材铺全文阅读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闺蜜[穿书]全文阅读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全文阅读应国公府秘闻录:夫君娶了个球全文阅读北宋小厨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废柴逆天召唤师纵天神帝重生1980之强国崛起重生之最好时代家有悍妻怎么破重生初中:神医学霸小甜妻婚后被大佬惯坏了重生之激荡年华这个男主不讨喜乘龙佳婿影视世界游记我真是非洲酋长九天最佳娱乐时代次元法典未来之师厨来自地狱的男人有钱我的极品护士老婆太古龙尊剑道天下冷宫娘娘有喜啦无上杀神黎明之剑变身之女侠时代秒秒的咖啡店齐欢你好,King先生第一狂妃:废柴三小姐星际之全能进化

盛世凰谋:天妃最新章节手机版 - 盛世凰谋:天妃全文阅读手机版 - 盛世凰谋:天妃txt下载手机版 - 叶阳岚的全部小说 - 盛世凰谋:天妃 壹号小说移动版 - 壹号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