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壹号小说 >> 你和人头都归我[电竞] >> (番外)徐浩x林久

(番外)徐浩x林久

胡寒句句哽咽, 林久没有搭理他, 径直转了身, 走到人群左侧。

“能不能把直播关掉?我不喜欢被人这么拍。”这话她是笑着说的, 语气还算温和。

旁边的围观群众这才发现还有人在开直播。

“哎大兄弟, 小姑娘不爱上镜, 你就甭拍了呗。”最旁边的东北大哥拍了拍助理的肩膀。

“你们该不会是在作秀吧?”旁边有人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哇……他直播不开美颜的, 快,我们站远些,别被拍进去了。”最后面两个姑娘窃窃私语, 步步后退。

助理为难地看了胡寒一眼,胡寒立刻给对方使了个眼色——开玩笑,不直播, 那他呕心沥血准备这么多东西干嘛?!

林久仍站在他面前, 面不改色地看着他,语气如常:“不能关吗?”

胡寒立刻上来, 试图抓她的手臂:“久久, 我这样也是想在大家面前做一个见证……”

林久往后一退, 躲开了他的手。

她心里已经把胡寒骂了个半死, 面上却不显。

多年来的直播经验给了她满分的表情管理能力, 她深吸一口气, 忽然笑了。

胡寒心里一跳,正准备说什么,面前的人先开了口。

“你刚刚让我原谅你什么?”她问。

“我……”

“原谅你出轨?”

“……对。”胡寒眉眼低垂, “我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而且我根本不喜欢她,我喜欢的一直只有你……”

“既然你不喜欢她,为什么你两把能做的全都做了?”林久敛下眉角,眼底漾着水波,“还骗了我这么久,在我粉丝面前对我假情假意,难道是为了欺骗我的粉丝?这样对你而言有什么好处?”

好处自然是有的,还不少,光是林久给他挂的衣服店淘宝链接都赚了不少钱,他还靠着林久的直播间认识了很多玩游戏的老板,发展成了他直播间的观众。

这话一出,围观群众立刻议论纷纷。

大家其实什么也不知道,胡寒来布置的时候,也只跟他们说是自己犯了错,惹女朋友生气了。

直到刚刚胡寒坦白的时候,大多数人意识里还没有反应过来,就顾着起哄了。

现在一听,卧槽,是个活体渣男啊这。

“不是,真的是你误会了……”

“我误会什么了,你和她的事我可都是亲眼瞧见的。”说到这,林久还吸了吸鼻子。

胡寒:“……”亲眼看见个聊天记录,怎么说得像捉奸在床似的!

旁边的人表情都变得微妙了不少。

“而且你还把我直播间的观众介绍给她,说要让她成为第一女主播……”

这话一出,不止是围观群众,就连直播间都观众都看不下去了。

【哈?第一女主播?是指喵喵吗?】

【对啊!不过重点不是喵喵,是这胡寒自己屁都不是,本身就是贴着林久热度的小白脸,哪来的勇气去跟别人夸这种海口?】

【一开始看到弹幕在给胡寒加油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自己记错了,分明就是个出轨渣男,几十根口红就算认错了?林久也不缺点东西吧。更恶心的是还开直播博关注,呕!】

【林久素颜诶!好看!】

胡寒脸一白:“没有的事……”

“可那是她亲口跟我说的。”林久道,“你之前还给她买了不少东西,这些事我都不想提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我已经不想和你在一起了,也希望你不要天天给我发这么多短信或是来找我,最近新闻这么多……说实话,我真的很害怕。”

林久这话,立刻令大家想起某个社会新闻。

女生因为拒绝和前男友复合,被对方残忍杀害,现在案子仍在审判期间。

这下,大家的反应登时就变了。

“都分手了,还颤着人家干什么呀!人家明显就不喜欢你了啊!还逼着她跟你和好不成?”

“就是,劈腿男……我就说怎么这么眼熟,我朋友给我说过这八卦,这男的不止出轨,还因为开外挂被封号,违约金都把自己付穷了吧?”

“我靠,开挂?我这辈子最痛恨开挂的人,严重影响别人游戏体验……滚滚滚,赶紧拿着你这些口红滚,咱学校的妹子不缺你这点东西!”

胡寒脸都白了,他想过林久可能会甩脸走人,也想过林久气不过直接翻脸,甚至想过对方念在旧情,最后真的和好了……

唯独没想过她会原地不动,语气镇定地开始揭他的料。

林久没有给他多少反应的时间:“而且你买水军去直播间黑其他主播的事,也不是我说出去的,你一直发短信质问我,是想得到什么样的回答?”

砰!

致命一击。

这回变成胡寒主动让助理关直播了。

当时他也只是正巧在给林久发短信,就顺便问了一句,没想到林久连这都抖了出来,他紧张得连声音都变了:“我,我没有啊……”

“我手机上还有短信。”林久道,“该说的,我之前就已经在微博里说过了,其余的流言蜚语都跟我无关。你该知道,我不是那种喜欢在背地里议论他人的人,以后不要再来问我这种问题了。”

开玩笑,她如果真的想说,都是当着面儿说的好吗。

就比如现在。

胡寒心都凉了大半。

买水军去黑别的主播的事,他不是业内第一份,甚至是每个主播都会经历过的常态,但这种事一旦摆到了台面上,那性质可就不一样了。

他又羞又怒,脖颈处甚至有青筋暴起,旁边的姑娘都觉得他要动手了,又往后退了几步。但想想周围这么多男人在,立刻心安不少。

林久知道,这回胡寒不会拦着她了。

她抬手随意拨弄了下前额的碎发,然后朝还没来得及关掉的镜头挥挥手:“大家再见。”

众人就这么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离开,她走路时背脊习惯挺得很直,走起来特别好看。

刚走出学校,她就接到了牧晚晚的电话。

“你是不是疯了!”牧晚晚骂着,背景声里还有鼠标键盘啪啪啪的声音,看来是还在打游戏,“你把他逼到绝路上对你有什么好处啊?”

这位也是深受社会新闻的影响,刚刚她光是看直播都心惊胆战的,生怕胡寒恼怒之下对林久动手。

“那也不能让他总缠着我,太烦了。”林久看了眼旁边的店铺,“哎,今天陈记店里人挺少的。你这几天大姨妈吧?要喝粥吗?”

“不用,小路神给我买了……不行,我想了想,你还是来我这睡几天吧,我刚刚看胡寒的样子真吓人。”

“你胆子怎么这么小?”林久笑了,“也是……反正你连恐怖片都不敢看。

两人掰扯了半天,最终林久还是没答应过去。

一是TS基地大家都在训练,她去了怕是会打扰到别人。

二是她浅眠,牧晚晚训练结束回房的时候若是吵醒她,那她也别想再睡了。

挂了电话,她才发现手机上有好几条消息。

徐浩先是发了两个问号过来,没有得到回应,又分享了一首歌过来,还分享了三次。

又是这该死的绿光!

林久:???

Shark:忙完了?

林久:刚刚有点事……你这分享是什么意思!

Shark:怕你忘了被绿的事,给你提个醒,省得你好了伤疤忘了疼。

林久觉得自己迟早有一天要捏一个叫徐浩的小人出来,放在枕头底下,夜半醒来觉得不爽就拿出来用拳头狠狠捶上几下。

第二天,林久银/行/卡里收到了两笔钱。

是分别来自她爸和她妈的。

她爸妈前段时间离了婚,现在两人都有了新恋情,眼见着都快双双结婚了。

林久家在她高中之前一直都挺有钱的,父母之间和和美美,待她也很好。

后来破产了,一切也都变了。

两人开始为一套衣服、一顿饭、水电费而争吵,父亲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坚信自己还能翻身,不愿意去打工,而母亲能赚的不多,等她开直播后,家里的水电费基本都是她在付,偶尔还要给父母生活费。

那段时间虽然林久过得很辛苦,但她愿意花钱去买来家庭的宁静。

再后来,她的父母走出了人生的低谷,两人各自出去找工作、寻契机,没多久就不需要她的资金援助了,与此同时,也遇到了他们人生的第二春。

可两人为了她,一直拉扯着,迟迟没有离婚。

最后还是某天邻居打电话来告诉她,她家里又在吵架。

当时她在直播,笑容甜美,语气如常:“好的,我知道了,谢谢阿姨,我会去问一下的。”

挂了电话,再继续唱歌,直到下播后,她才打电话回家,多的一句没问,直截了当道,“你们快点离婚吧。”

看着银/行的短信提示,林久收回了思绪。

今天一整天没课,她不急着起床,在床上开了个搞笑综艺,看了大半,嘴角都没有要扬起来的趋势。

窗边响起细细碎碎的碰撞声,她抬眼一看,下雨了。

夏季的雨是最烦人的,不但闷热,还黏糊糊的。

她想,就在空调房里待一天算了。

谁知刚到下午,手机响了。

“姐妹,出来吃火锅。”牧晚晚语气愉悦。

“大热天吃什么火锅……再说了,你有空?”

今天是TS的休息日,林久仔细一想,是很久没跟牧晚晚一块单独吃饭了,虽然天气真的惹人烦,但她还是化了妆,穿了小裙子,带着伞出了门。

这年头牧晚晚出门也要逮着口罩才行了,两人挑了最里头的位置。

“裴路不跟你一块来?”

“不来,姐妹聚会,男人靠边。”牧晚晚笑得眸子弯弯。

嗯……实际上是裴路今天要跟家里人回老家,没空跟她一块来。

很久没有单独见面,两人从TS聊到MA,从学校聊到比赛,最后还一齐去商城逛了个街。

林久看中了一套衣服,正准备用微信付钱时,才发现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

牧晚晚原本打算带她去附近的店铺充电,但外头打了两道雷,看起来似乎又要下大雨。

林久最后还是没去,匆匆跟牧晚晚道了别,赶在暴雨前拦了辆的士回家。

*

徐浩再一次打开手机,确定了下上面的地址。

没走错,是后面的公寓。可是门铃没人应,电话也没人接,这个地址的主人很明显不在家。

想到她现在可能在的地方,身边可能跟着的人,他的脸色就往下沉了一分。

又是半个小时过去,他终于有了动作。

因为改签得突然,他也没有查天气的习惯,身上除了一个简单的背包,什么也没有。

他走出公寓能遮雨的屋檐,现下雨还不大,但落到他的T恤上,衣服颜色都很明显黑了一个度。

他走到小卖部前,盯着玻璃柜台里的烟盒看了许久,半晌,启唇道:“给我……一瓶矿泉水。”

“……徐浩?”

一道不太确定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他接过水的动作顿了顿,然后继续付钱,拧盖,才慢悠悠转过身去。

身后的姑娘穿着一身淡蓝色小裙子,背着白色的包,嘴唇是粉色的,比直播时的浓眉大眼要好看得多。

林久轻拧的眉心这才舒展开,面前的人虽然戴了口罩,但光看这眼睛她就认得出来。

她往前一步:“你怎么过来了?”

“等等……你什么时候从韩国回来的?”

“刚刚。”

“你来找我?”

“不是,我来雨中漫步。”

“……”林久原本想跟他呛几句,话到嘴边,看到他湿了大半的衣服又咽了回去。

她把伞往前伸,送到了他头上,“算了,上去再说。”

林久在某些方面还算节俭,是在家里困难时候留下来的毛病,但在家这个字眼上不怎么亏待自己,现在她自己赚的钱加上父母每个月给的,接下来的日子算是吃穿不愁,住的公寓八十来平,对于独居来说绰绰有余。

徐浩进了屋,细细打量了一番。

格调简约,房子也干净,就是电脑附近装饰都粉粉嫩嫩的,显得非常格格不入。

“站这里,不准踏进来。”林久整个左手掌心覆在他胸膛,做出一个阻拦的动作,还借力脱了鞋,“我去给你找双拖鞋。”

林久走进房间,徐浩看了看鞋柜,清一色的女鞋,就连拖鞋也只有两双,很小,一看就知道是女孩子穿的。

被抵过的地方隐约有些发烫。

很快她就出来了,正在撕着新鞋的包装。

“做什么来了?”把人带进屋,林久才出声问,“怎么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

说完她才想起来,自己手机没电很久了。

徐浩默不作声地看着她。

林久顺着他的目光,低头在自己身上打量了一下,茫然道:“……怎么了?”

徐浩沉默了许久,才扯下口罩问:“玩得开不开心。”

林久琢磨了一下,这人是在问她韩国行,还是问她刚刚出门的事儿啊?

不过两者的答案都是一样的,她炸了眨眼:“……开心啊。”

徐浩眉头紧绷,骤然转身。

看着对方走到玄关开始换鞋,林久一脸懵逼。

她的疑问还没从嘴里出来,男人忽然又停住了动作,继而再次转身,怒气冲冲、步伐加快地走到她面前。

他们的距离不断拉近,男人停下脚步的时候,林久甚至觉得自己的脸都要贴到他松散的口罩上了。

“我昨天给你点的绿光白点了?”他语气不悦。

林久瞪大了眸子:“……你居然还敢提?!”

“你都能当做没事发生跟他复合,我为什么不敢提?”

林久正准备撸起袖子回击,听到这句,傻了眼:“什么??”

徐浩越说声音越低沉,心里像是被沙皇用沙兵在拼命戳着,又气又闷疼:“胡寒有什么好的?他能陪你戒烟吗?”

林久第一次觉得自己跟不上徐浩的脑回路。

她茫然而又机械地回答:“啊……嗯?他、他不抽烟啊。”

“……”徐浩要被气死了,胸膛起伏了好多下,“林久。”

“去配副眼镜吧。”

“赞助商那边有卖提莫的周边绿帽子,我明天就让人拿过来给你。”

说完,他口罩往上一拉,语气闷闷重重的,“走了。”

他踩得木地板都砰砰砰地响。

林久被这讽刺二连怼得目瞪口呆。

她小跑上去,拽住徐浩的衣服,男人力气太大,她也使了力,没把人拽住不说,还被带着走了几步。

……这是什么可怕的衣服质量。

“……你是不是刚刚淋雨的时候脑子进了水?”林久莫名其妙道,“谁告诉你我和胡寒复合了?”

徐浩停下脚步,同样侧目看她:“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林久都要被自己说迷糊了,“我没和他复合,你哪听来的话?”

徐浩也愣了愣,随即道:“他昨天去学校找你了。”

“对啊。”

“那不就是了。”

“……等等。”林久松手,双手抱腰,“他来找我就等于复合?”

看见她这副像在看智障的表情,徐浩眼底的燥郁渐渐消退。

昨天的直播里,林久表情柔和,跟胡寒的距离极近。

如果林久不愿意和好,怎么会愿意让对方站得这么近,他甚至怀疑下一秒,胡寒的嘴唇就要贴上去了。

“没有?”

“没有。”

“……真的?”

“……”林久转过身,“爱信不信。”

她去给手机连上充电线的时候,听到身后的人重重松了口气,然后又走了进来。

这人简直是……风风火火的,进门到现在就没消停过。

她问:“你来这里就为了问这个?”

“嗯。”

她翻着手机的未读信息,半开玩笑问了句:“怎么,看你刚刚的架势,如果我跟他和好了,你难道还要跟我绝交?”

“嗯。”

她哑然,转头:“……你是小学生么……”

她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

身侧,徐浩正垂着眼睫看着她,眼眸深邃,湿发垂落在他额间,进门以来就一直紧绷着的肩膀终于松懈下来。

整个人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既视感。

林久看得心上一跳。

紧接着,愈跳愈快。

就在她觉得自己喉间那句疑问即将跳跃出来时,门铃不合时宜地响了。

林久回过身,立刻跳下椅子,小跑到了门边。

外头站着的是胡寒。

对方表情不虞,见没回应,又用力地摁了几遍门铃。

“是谁?”徐浩问。

林久转过身,用气音道:“胡、寒。”

徐浩走到她身边:“说话声音这么小,给蚊子听?”

林久心想,你懂个屁,现在这么多起前男友报复事件,她可不敢让对方知道自己在……家……

她还没腹诽完,徐浩就拧开门把,径直开了门。

林久:“……”

“林久你太过分了……吧?”胡寒起初声音很大,看清开门的人后,音量减弱,一脸懵逼“……Shark?”

徐浩一个身子就挡住了整个门缝:“有事?”

“你怎么在这?”

“关你屁事。”

“……”胡寒道,“我找林久有事,你让她出来跟我谈谈。”

“她没空,在洗头。”

门板后面的林久在心里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她可不想再跟胡寒有任何方面的交流。

胡寒皱眉道:“那我等她洗完。”

“别等了,你再不走,她一会就会拿洗头剩下来的绿油漆直接泼你家门去。”

胡寒:“……”

长久的沉默。

林久气得在门板后拼命捏他手背的肉。

徐浩之前在做治疗时曾在手上开了几个大口子,她现在这力度,就跟小猫抓人似的。

不疼,就是痒。

于是他很自然的抬起手,把她不安分的手牢牢桎梏在自己掌心里,连带着摁在了门板上。

胡寒一咬牙:“昨天她做的事,必须给我个说法!”

他这两天被黑得太惨了,连这个小平台都嚷着要跟他解约,然而他做错了什么,他不过是犯了个男人都会犯的错,有违法违规吗?!

徐浩挑眉:“她昨天做什么了?”

胡寒自然不愿意说:“我等她出来再说。”

“她不可能再见你。”见问不出什么,徐浩不再跟他废话,“赶紧滚。”

胡寒愣住了,随即立刻明白过来:“好啊……林久是不是也他妈劈腿了?”

林久想打人。

可是男人的手非常有力地摁着她,她抽不出来。

徐浩语气轻快:“是啊。”

林久:“……”

胡寒:“……”

徐浩道:“我哪儿都比你好,她移情别恋也是正常。”

林久:“……”

胡寒瞪大眼,不敢相信自己的偶像会说出这种话:“你……”

“我怎么了,我说得不对?”徐浩道,“识相点就赶紧滚,再来烦她,就不是动动嘴皮子的事了。”

胡寒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委屈——被一个奸/夫威胁,男人做到这个份上未免也太惨了吧?

但这回他走得很干脆。

如果是林久还好,对方一介女流,大不了他们拼钱,再找水军力挽狂澜。

……是徐浩的话,他一定干不过,别人的自来水都能直接把他淹死,别看最近MA在输比赛,徐浩的精彩剪辑可是一个不落,粉丝的呼声几乎都是在心疼他的。

胡寒:“……你,你们等着!”

徐浩重新关上门。

随即啪的一声,手背上挨了一掌,听着声音清脆,实际上一点都不疼。

“你说谁洗头呢!?”

她跳脚的点十分清奇。

“谁打我谁洗头。”徐浩松开她的手,盯了她半晌,“你今天脸上的红粉是不是打重了?”

……什么垃圾直男!

林久转身往里走:“闭嘴吧你。”

因为身上湿,徐浩一直没坐下来,他正要说什么,一条浴巾丢到他身上。

“淋成这样,赶紧回去吧。”

“没地去。”徐浩闻着浴巾上的女人香,喉结不自觉动了动。

林久愣了愣:“家呢?”

“钥匙没带回来。”

“……基地?”

“没人在。”他道,“我一个人回来的。”

五分钟后,林久听着浴室里的水声,坐在椅子上盘腿咬着拇指尖。

半晌,里面的水声骤然停下。

“……林久。”徐浩的声音有些干哑。

“啊?”

“你过来。”

林久起身,踩着拖鞋过去:“怎么了,沐浴露在架子上面……”

门打开,男人的手从门缝伸了出来,食指上勾着一个衣架。

衣架上挂着的,是一条黑色的蕾丝小内/裤。

“………………”

林久一把抢了过来!

她脸颊爆红,转身就要走,最后还是忍不住喊道,“这、这几天下雨!!没法晾在外面!!!”

徐浩:“……嗯。”

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林久正抱膝蹲在阳台。

他走过去,跟着蹲下。

沐浴露的香气钻进林久的鼻腔,她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明明是一个牌子的沐浴露,怎么觉得他用着的味道,跟自己的不太一样?

“蹲着在干什么。”徐浩擦着头发问。

“……”

林久心一横,侧目问他,“你到底回来干什么的?”

徐浩顿了顿,而后语气自然:“拆散你们啊。”

林久:“……怎么,你是拆迁大队吗?”

“我不止拆迁,我还要装修入住。”

“……”

林久满脑子都晕晕乎乎的。

这他妈是在干什么?

告白?

“怎么。”见她不说话,徐浩不急反笑,道,“平时这么会说,现在不吭声了?”

林久心跳得飞快,听到这句话,嘴角立刻溢出一声冷笑,强装镇定地站直身:“哎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这是你告白应有的态度吗??”

徐浩也跟着站起来:“那怎么样是有态度?”

林久:“……难道还要我逐字逐句教你,是你告白还是我告白!”

“我告白。”

“那不就是了!”

“……那你等等。”

两人就这么傻站在阳台。

三分钟过去,徐浩才开了口。

“我长得好,有工作,有房有车,无不良疾病。”

“打住。”林久比了个暂停的手势,“怎么?是在相亲吗?干脆一会家产互相报一报,出门右拐民政局?”

“也成。”

“……”

见她不满意,徐浩道:“那你再等等。”

又过去两分钟。

徐浩挑眉:“哦……对,我这么喜欢你,不会给你戴绿帽子的。”

林久心头的小鹿瞬间倒地身亡。

她脸颊通红,五官皱在一起,满脸嫌弃,转头就进了房间。

“……傻逼!!”

——久浩番外·完——

喜欢你和人头都归我[电竞]请大家收藏:(www.xsh1.com)你和人头都归我[电竞]壹号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你和人头都归我[电竞]最新章节 - 你和人头都归我[电竞]全文阅读 - 你和人头都归我[电竞]txt下载 - 酱子贝的全部小说 - 你和人头都归我[电竞] 壹号小说

猜你喜欢: 引妻入怀:顾少请自重惹霍成婚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重生娇妻:很甜很撩人他与微光皆倾城史上第一宠婚:慕少的娇妻遥望行止天才萌宝来袭:腹黑爹地酷妈咪天价萌妻狼少挚宠:简先生,请回家做饭重生豪门宠婚:枭宠不乖娇妻倾世暖婚:傅少,放肆宠随身空间:重生女修仙七零反派女知青[穿书]恰似寒光遇骄阳重生甜俏妻逆袭秦先生他只喜欢我国民校草是女生暖宠迷心韶光不负转流年萌娃牵线:冷面总裁傲娇妻豪门禁锢:小宝贝,真甜王牌军婚:重生九八俏萌妻他的陆太太很甜特种女兵盛世隐婚:绝宠小娇妻
完本推荐: 家里养个狐狸精全文阅读与千年女鬼同居的日子全文阅读无上血脉全文阅读重生初中校园:军少,限量宠全文阅读去我家写作业吧全文阅读位面成神之虚空戒全文阅读我和我的霸总Alpha全文阅读药神毒妃,邪王乖乖缠全文阅读闺宁全文阅读九死成神全文阅读喜劫良缘,纨绔俏医妃全文阅读透视之眼全文阅读一品唐侯全文阅读再嫁,慕少的神秘娇妻全文阅读万古战帝全文阅读天生神医全文阅读焚天之怒全文阅读妙手小村医全文阅读快穿虐渣宝典全文阅读重回校园:学神,吻住别慌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万界最强之光汉阙飞越泡沫时代沧元图最强狙击兵王末日终战天下无敌天降我才必有用来自地狱的男人一品容华快穿:男神,有点燃!鸿蒙道尊万古邪帝鉴宝金瞳次元间的旅者大府小事放肆[娱乐圈]废柴逆天召唤师你好,King先生游戏之狩魔猎人天命修罗都市之最强狂兵家有悍妻怎么破我的极品美女总裁都市最强修真学生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陆少的暖婚新妻绿茵天骄九域剑帝

你和人头都归我[电竞]最新章节手机版 - 你和人头都归我[电竞]全文阅读手机版 - 你和人头都归我[电竞]txt下载手机版 - 酱子贝的全部小说 - 你和人头都归我[电竞] 壹号小说移动版 - 壹号小说手机站